瓜子小說網 > 地煞七十二變 > 第六十六章 脫身
    “你在這兒做什么?”

    黃尾驚駭欲死,倉惶回顧。

    “道……道長!”

    心緒大起大落讓他兩腿軟似面條,險些沒栽進旁邊臭水里,一張毛臉兒半哭半笑,指著河道幽邃處。

    “還不是怕您老殺得興起,闖了不該闖的地方!”

    李長安從暗里走出來,一身血氣,探頭瞧黃尾所指——河道筆直不住向里延伸,洞窟深不見底,一種古怪而陰寒的黑暗似腐泥淤積其中。

    僅僅凝視,便有種它們隨時會蠕動而出將人吞沒的錯覺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傻。”

    那洞窟彌漫出濃重的陰邪之氣,散發出的危險氣息刺激得李長安的直覺在腦子里尖叫。他行事雖任性,但也沒莽撞到不做準備就往危險里跳。

    “你倒談不上傻,可……這、這?”黃尾兩眼驀然瞪直,結結巴巴指著道士腰間。挨近了他才驚覺,道士腰上竟掛著一顆人頭。

    蓬頭垢面,兩點赤眉倒豎,竭力張嘴要撕咬黃尾的手指

    道士渾不在意:“無妨。死透了,一點余厲不散而已。”

    那人頭咬手指不著,把一口爛牙在嘴里不住咬磨,“嘎吱嘎吱”聽得黃尾尾巴炸毛。

    他語無倫次。

    “但、這、卻是誰?!”

    “是個什么使者來著?我也不認得。”道士擺手不談,“時間緊迫,閑話稍后再說。”

    他跳上小船,扯出一具尸體,招呼黃尾來看。

    “又死了一個!又殺了一個!”黃尾嘟嚷著湊過來,他實在想不出什么事情比見著一顆鬼使的腦袋更叫人急迫的。

    可當道士撐開死者眼皮,他不禁驚疑出聲。

    死者眼球上蒙著一層白翳,在火把下微微反光。

    “什么東西?”

    “蠟。”道士回答。

    他又猛拍死者腦側,稍一晃動,其耳中又掉出一團蠟栓。

    “尸體周身孔竅都有蠟封。”

    道士打開死者牙關,忽而探手貫了進去,沒待黃尾詫異吱聲,已然拽出了死者魂魄,拋給了黃尾。

    “果然,死者尸身完好無損,都是被毒死的,又用蠟封住孔竅,是為困住亡魂不離尸身。”

    新死之魂懵懂如初生嬰孩,恍恍惚惚,滿地亂飄,黃尾手忙腳亂將他拽住,驚道:“為何如此?”

    “不曉得。”

    李長安取來一柱長香,點燃香頭,呵氣把香煙吹入新鬼口鼻,新鬼便如孩童聽著了搖籃曲,慢慢安定下來。

    “但終歸不是好事兒!咱們鄰里一場,總不好坐視他們魂魄落入惡鬼手中。”

    李長安招呼黃尾,正要一起動手,卻忽而抬頭。

    定定傾聽。

    “來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來了?黃尾愣愣不明所以,剛要詢問,可下一刻。

    他聽見了。

    地下深處本來死寂無聲,但此時杳杳里卻傳來陣陣犬吠。不,不似犬吠,更像是人拉扯著喉嚨竭力模仿著狗叫,似人非人,似犬非犬,卻有奇異的魔力,能穿越障礙,能跨越空間,能分明感受到其遠在天邊,卻偏偏清晰得仿佛近在耳邊,在耳邊細細磨牙,似在低訴。

    來了,我們來了,我們找到你了。

    黃尾面容慘然,聲音顫抖。

    “捉魂使者。”

    李長安默然低頭,又扯出一個新鬼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我今夜來此,本不過是事覺蹊蹺,過來查個究竟。大家伙都是街坊鄰居,往常說不定還照顧過咱們生意,總不好不聞不問。可沒想白日里還是活的,夜里就叫人毒死了,豬肉一樣碼放作了一堆。錢唐這地方古怪,天災、人禍、惡人、惡鬼著實難分,叫人殺心難耐。”

    黃尾顫抖得都快維持不住形體,要當場散作一蓬煙氣,兩手在尸體里攪來攪去,也不曉得是想拽出亡魂,還是要把自個兒藏進去。

    地上忽而犬聲大作,狂吠、低吼、尖嚎聲聲透入地下,犬群已然發現積善堂變作了屠宰場,正嘯聚而至。緊接著,又聽著撕咬聲,那是惡犬在爭食殘尸;再聽得哀鳴聲,那是主人在鞭策獵犬們,叫莫要貪食,快快追索躲藏的獵物!

    “這宅子修得也怪,墻又高又厚,一圈套著一圈,半點兒聲音也透不出去,往日不曉得捂住了多少腌臜,今兒卻便宜了我。殺人又不是殺兔子,抹了脖子,總會吱吱幾聲。若非層層高墻,不知會鬧出多大動靜。”

    黃尾好歹能穩住形體了,只是手腳仍軟綿綿的,總是抓不住被犬聲驚得亂竄的新鬼。

    一只獵犬尋到了小院,能聽著它喉嚨里的嚯嚯聲越來越近,能聽著它的鼻聲在地道入口反復嗅探。很快,這嗅探聲消失了,卻不是它離開了,而是——嗷嗚~它高聲長嚎,周遭群犬響應。

    “我找到這使者的時候,它和那劉巧婆正在酒宴上吃人——沒錯,那婆子也吃人。個個吃得熏醉,我便裝作仆役,佯裝送酒,入席一刀刺穿了這惡鬼的脖子,刀口一轉,就摘得了它的腦袋。任它神通如何,也沒機會使出來。可笑折了個使者,擺出忒大陣勢,也沒增多少警惕。大抵是看慣了溫馴的羔羊,忘了羊也是長了角的。”

    李長安扯出最后一只新鬼。

    笑問黃尾:

    “回神了么?”

    他本不愛啰嗦,扯這么些廢話,不過是想幫黃尾穩穩心神。

    可惜黃尾全然浪費了道士的苦心,他反而尖叫起來。

    “道長,狗,狗!”

    在石梯處,幾只瘦長慘白的身形躍入地廳,狗一般趴伏著,喉嚨里發出些地渾的嘶吼。

    李長安并指作訣。

    “疾。”

    朱雀羽章之符應聲長唳,熊熊烈焰霎時汲走了所有的氧氣,火舌吞吐,照徹地廳,獵犬在哀嚎中跌出石階個個化為焦炭。

    黃尾卻更為驚恐。

    獵犬死了,追獵便會結束?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這只意味著獵人將至。

    “來了,來了。”黃尾六神無主,臉上不自覺又浮出諂媚油滑的笑來,“道長有啥脫身的法子,莫再耽擱,快快使出來吧。”

    道士一直氣定神閑,想來早有成算?

    “原本是有。”不料,李長安指向一眾懵懂新鬼,“現在卻無。”

    說罷,拋下目瞪口呆的黃尾,自顧自拿起招魂香四下踱步。

    新鬼們跟著香氣蹣跚追隨,魂魄搖晃飄蕩,仿佛在火光燭照的地下翩翩起舞。

    “拿著。”

    李長安回來遞過招魂香。

    黃尾呆呆接過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突兀一巴掌扇在臉上。

    道士鄭重問:“清醒了么?”

    黃尾傻傻捂臉,眼見道士又揚起巴掌,趕緊奮力點頭。

    道士手落下來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披起蓑衣,抱起長劍。

    平靜囑托:

    “待貧道上去引開惡鬼,黃兄再伺機帶著街坊們出去。城中街巷溝渠,沒有比你更熟悉的……”他頓了頓,“若實在不濟。”

    李長安遞過一支皮筒。

    “你自用玄駒脫身。”

    便要動身。

    黃尾這才驚醒。

    “道長,去不得!”他伸手死死拽住道士蓑衣,嘴里又急又快,“那捉魂使者最是狡詐,若被它纏上,輕易擺脫不得,附近里坊的鬼使也必聞風而至。你本領再如何高強,只身又怎敵群兇?”

    李長安笑著拍了拍冰涼的劍身。

    “我自有辦法。”

    無非殺出一條血路而已。

    “道長!”黃尾神情變化須臾,忽的咬牙,指向河道,“還有一條生路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死寂的地廳里忽然吠聲大作。

    犬群踩著殘火蜂擁而至。

    它們奔至暗河前,沖著深處幽邃地窟狂吠不已,卻無一只敢稍稍上前。

    稍許。

    一個格外高大瘦削的男人屈身步下石階鉆入地廳,他披著長長的黑斗篷,渾身只露出一張面孔,卻比枯骨還要慘白。

    俄爾。

    黑暗里亮起團團磷火,明明地廳里除了犬群、慘白男人與些許雜物外別無它物,偏偏火光在墻壁與天花板上平白投映出一個巨大的影子,披著甲胄,無聲聳立。

    隨后。

    翅羽“撲簌”聲充斥地下,見得羽毛狀的團團灰影紛紛而下如雪堆積,滿地灰“雪”里款款走出一位盛裝打扮的艷麗女子。

    三頭大鬼無聲默立稍許,一同將“目光”落在了河道邊沿。

    那里空空蕩蕩。

    運送尸體的小船已然不見蹤影。

    犬吠聲中鬼火慘慘,陰氣彌漫,鬼使們似乎完成了某種隱秘的交流。

    捉魂使者忽的自斗篷下探出瘦長的手臂,握著皮鞭,向逡巡不前的“犬”群劈頭砸下。

    “獵狗”們被鞭打得滿地亂滾,哀嚎慘叫不已。

  &nbs sp;  鬼使并不停手,鞭打反而愈加酷烈。

    直到“獵狗”們忍著劇痛,學著狗發出“嗚嗚”的哀鳴。

    他才肯罷手,皮鞭指向河道深處。

    “犬”群不敢遲疑,跳入腐水,追索進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我來過積善堂,也走過這條暗河。”

    “那時,我還是捉魂使者手下的獵狗,隨他殺死了一伙不守規矩的術士。術士頭領巫術古怪,死了不到一個時辰,尸身已隱隱尸變。尋常人鬼制不住它,所以捉魂使者才親自押送,我也隨著第一次下到這條暗河。”

    “我尤記得,那段時日暴雨連天,數月無有一日放晴,好似海潮換了個法子灌入人間。或許是雨水泡爛了地氣,或是連月不見天日亂了陰陽。當一天,里頭的怪物失控了。”

    “捉魂使者面似木偶,我卻曉得它是個慣愛折磨獵物、聽人哀嚎的雜種。當怪物們混著污水一同涌來時,我第一次看見了它慌亂的表情,似條狗,夾著尾巴獨自逃跑了。所幸,怪物吃光了術士們的尸體魂魄,得了滿足,我藏在水底淤泥里,僥幸逃得性命,也從此脫離了惡鬼的掌控。”

    李長安奇道:“什么怪物能讓一個鬼使落荒而逃?”

    黃尾沉默稍許,帶著深深的懼意,吐出那個字:

    “魙。”

    黑暗與寂靜會給人錯覺,好像小船不是處在地下的狹窄河道,而是飄在黑暗無邊的海上,不管如何努力撐船,前方永遠沒有盡頭。

    如此徒勞,久了,黑暗就會慢慢擠壓過來,拖著,拽著,要把人埋入幽邃無聲的海中。

    好在船頭安置著一盞油燈,燈油頗為奇妙,燃燒著散出陣陣馨香,火光暗淡,卻足以灼開黑暗,微微映出前路。

    先前時間緊迫,也是出于信任,李長安并未多問,便果斷采取了行動。

    眼下黃尾細細說來緣由。

    答案在意料之外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錢唐城里,還有什么東西能讓鬼神畏如蛇蝎呢?

    鬼之畏魙,正猶人之畏鬼啊。

    “水路盡頭就是魙的巢穴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李長安握緊了船桿,忍不住凝視著前方的黑暗,光照不及處,似乎藏著什么東西在蠢蠢欲動。

    “魙會出巢么?”

    “窟窿城亦忌憚魙兇戾,等閑不會,可……”黃尾搖了搖頭,“不曉得。”

    “離魙巢還有多遠?”

    “也不曉得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說,黃尾指出的這條生路,越是繼續往前,就越是危險。

    可小船卻不能停下。

    因為……

    李長安回望來路。

    犬吠聲聲迫近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當第一只“獵犬”的眼睛浮出腐水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整個犬群自黑暗的河道里蜂擁而出。

    它們或跳上船艙,或繞著船舷,高嚎著,低吼著,彼此舔舐,彼此嗅聞,彼此撕咬爭搶著散落河道的尸體。

    死水被攪得愈加渾濁,多年腐積下的惡臭開始在逼仄的洞窟中升騰彌漫。

    直到犬群的主人——捉魂使者,它瘦長得出奇,可供行船的洞窟對其仍是低矮,不得不佝僂長軀,脊背貼著洞窟滑濕的頂部,拖著汲滿臭水的長斗篷,緩緩而來。

    它手里皮鞭抽響空氣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“獵犬”紛紛嗚咽著跳入水中,散開不敢作聲。

    場中終于暫得安靜。

    那捉魂使者伸出長臂撐著兩側墻壁,慘白的面孔垂下來,幾乎貼著小船,貼著水面,貼著尸體,一寸一寸掃過。

    這里是暗河的一處拐角,小船一頭拱上了墻壁,一頭深陷水中,油燈仍在,微光朦朦,照著散落浸泡在污水中的尸體。

    鬼使的面孔無有絲毫變化,其胸腹間卻響起低沉的“空空”聲。

    它在笑。

    它仿佛瞧見了這樣一幕:

    慌不擇路的獵物自投死地,在陰寒怨氣凝成的黑暗誘導下,惶惶擱淺了船只,身后獵犬步步逼近,慌張中棄船逃竄。

    獵犬們感受到了主人的興奮,在黑暗里昂首長嘶。

    捉魂使者提起油燈,皮鞭一指。

    獵犬嚎叫爭先。

    追獵繼續進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犬聲漸遠。

    俄爾。

    某處死寂的水面忽的“咕隆”冒出起泡。

    腐水濃稠,水泡竟也聚不散。

    越聚越大。

    終于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炸出了一輛華麗的馬車。

    馬車搖晃一陣,噗地把擠作一團的黃尾和李長安吐了出來。“玄駒”本是巫師為勾攝小孩兒魂魄所作,硬塞下兩只成年鬼著實勉強些。

    李長安跌進水里,撲騰一陣,好不容易把手腳給掰正了,顧不上渾身惡臭,小心取出招魂香。

    點燃了,放在某具尸體口鼻前。

    稍許。

    忽然一提,便似釣魚一般,魂魄沿著煙氣脫尸而出。

    如此這般,將新鬼一一釣出。

    “惡鬼隨時都會回來!”他急切收起玄駒,“動作快些!”

    沒多催促。

    “找到啦!”

    黃尾從污水里跳出來,渾身掛滿爛泥卻不住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“出口就在這里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那時,我雖僥幸逃得性命,但堵在暗河里,前是魔巢,后是虎穴,當真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,只恐與泥同朽。萬念俱灰之際,我突然想到曾經看過的一篇古籍。”

    “錢唐本江海故地,水泉咸苦,前朝某位太守深感居民取水不易,在城中各坊開鑿六井,以地穴引西湖之水供給城內。但后來,六井年久失修,水道淤堵,以致廢棄,地下水道也成了排水泄澇的眾多溝渠的一部分,為坊間所遺忘。”

    “我仔細比對方位,發現這一段被惡鬼占據的河道就是當年六井的一部分。之后,我在爛泥里不曉得摸索了多久,天無絕人之路,終于找到了淤堵的供水口。”

    黃尾所說的供水口深埋在河底淤泥之中,只有狗洞大小,若非事前知曉,又經耐心排查,是萬難發現的。

    李長安驅趕著新鬼鉆進供水口,開始是稀爛的腐泥,后面是柔軟的泥巴,再是干硬的土塊,最后抵達了一處稍稍寬敞的地下石室。

    石室可供李長安勉強屈身站立,一頭連著暗河,一頭溝通西湖,兩頭都淤死了,室內尚算干燥。

    角落堆著一副犬類的尸骸。

    仔細看。

    骨頭上遍布齒痕。

    “在錢唐當鬼真真古怪,魂氣一縷,竟然還會餓肚子。”

    黃尾笑了笑,不欲多談,指著周遭賣起書袋。

    “書上還記,地穴狹小,常人難以活動,所以當時多征發城中侏儒來疏浚水道,盡管如此,難免危險,力役多有淹死,以致于城內外矮小男子逃盡,后來甚至不得不驅使孩童。這間石室就是為勞役之人歇腳所設,瞧……”

    他指著石壁一角,上頭有個小小石龕,供奉著一尊神像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當年力役們為祈平安供奉的城隍爺。”

    道士上去端詳。

    神像獸面人身。

    “這分明是尊龍王。”

    “據說當年的龍王爺就是城隍爺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西子湖上水月融融,霧氣淼淼。

    依往昔。

    總不乏趁夜泛舟、對月飲酒的文人雅客。

    可而今,窟窿城威凌人間,各家夜里深閉門戶,不敢稍作高聲,唯恐招來鬼神。

    偌大湖面一時唯見煙波自橫。

    但這正好方便了李長安一行,行蹤沒被任何人發現。

    黃尾率先上岸,他鼓著腮幫,回頭一通比劃。

    直到李長安提著兩只新鬼上了岸,沖他點頭。

    他如釋重負,趕忙張嘴吐出招魂香,抻著舌頭好一頓哈氣,手忙腳亂掏出葫蘆,灌上一大口。

    跌坐地上,攤開四肢,對著老天“嘿嘿”傻笑。

    李長安拿過葫蘆,給凍得瑟瑟發抖的新鬼們挨個灌上一口,這才把剩下的槐酒仔細倒進嘴里,望著茫茫煙波,長長吐出一口寒氣。

    歇息稍許。

    拾起殘香,連同葫蘆,一起還給黃尾。

    “飛來山上盡是厲鬼,這些個新鬼懵懂,不宜上山,還是交托給華翁為好。你小心些,莫被旁人瞧見。”

    說罷,轉身欲去。

    黃尾愕然:“道長!你又要去哪里?!”

    道士頭也不回沒入夜色。

    “去做解冤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