瓜子小說網 > 都市至尊仙醫 > 第108章 殺人,殺很多人
    “飛宇,你老實告訴我,你和蘇映雪到底是什么關系?”

    車里,韓木青眼神玩味地笑道。

    就連赤練也豎起了耳朵,一邊開車,一邊聽著主人的八卦。

    “她是我未婚妻。”陳飛宇大大方方的承認。

    雖然早就猜到了這個答案,但是韓木青還是心神一震,臉色慘白,眼眸中蘊滿了淚水,氣苦道:“那我呢?”“你是我老婆啊。”陳飛宇看到韓木青神色放緩,知道機不可失,連忙伸手攬住了韓木青的腰肢,雙眼注視著韓木青,眼神溫柔而堅定,很認真地說道:“我說過,你一輩子

    是我的女人,山無棱,天地和,決不與君絕!”

    山無棱,天地和,決不與君絕?韓木青雙眼綻放出神采,內心充滿了柔情蜜意,這才破涕為笑,象征性的掙扎了一下,便任由陳飛宇摟著自己,腦袋輕輕靠在陳飛宇的肩膀上,柔聲說道:“飛宇,我這才

    發現,原來你是誘人的毒藥,明知道一旦染上,就無法戒掉,但還是讓我甘之如飴。”

    她沒有問陳飛宇,到底是選擇自己還是選擇蘇映雪,因為她知道,只有愚蠢的女人才會逼男人做出選擇。

    她很自信,在這場愛情的競賽中,她絕對不會輸給蘇映雪。

    “我美貌不輸蘇映雪,她是總裁,我也是總裁,而且我還能每天和飛宇在一起,我相信,最后飛宇一定會選我。”

    韓木青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如果讓她知道,除了她和蘇映雪外,陳飛宇還有別的女人,而且同樣優秀,不知道她還會不會這么自信了?

    陳飛宇清楚,女人都是感性而敏感的,如果今天處理不好,以后就麻煩了,便摟著韓木青的腰肢,在她耳邊說著情話。

    很快,韓木青便聽得暈暈乎乎的,眼眸宜喜宜嗔,嘴角翹起欣喜的笑意。

    赤練臉色紅潤,露出佩服的神色,主人果然厲害,就連哄女人的手段都這么高超,就連她聽在耳中,都感覺到一陣臉紅心跳。

    整個車里,充滿了緋紅的曖昧氛圍。

    突然,韓木青靠在陳飛宇的耳邊,臉色羞紅,小聲甜膩道:“飛宇,今晚我要把自己交給你。”

    陳飛宇渾身一震,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,脫口而出道:“真的?”

    韓木青內心充滿了羞澀,臉上火辣辣的,嗔了陳飛宇一眼。

    這一眼,風情萬種。

    陳飛宇大喜,內心頓時一陣火熱,說道:“赤練,直接回海灣別墅!”

    “是,主人。”赤練應了一聲,她本來就是頂尖殺手,耳聰目明,雖然韓木青壓低了聲音,但還是被她聽到了,臉上同樣火辣辣的。

    韓木青絕對是一等一的大美女,渾身上下,都充滿了對成熟的魅惑。

    陳飛宇懷中摟著韓木青,感受著她身上傳來的溫熱,鼻端更聞到淡淡的幽香,內心火熱,已經有些激動。

    在他迫不及待的心情中,終于來到了海灣別墅,赤練停下車,羞紅著臉,躲進了自己的房間。

    陳飛宇摟著韓木青上樓,來到臥室后,來不及關上門,兩人已經情動的熱吻起來。

    韓木青微閉雙眼,臉頰紅潤,仿佛要把自己擠進陳飛宇的身體里才罷休。

    臥室內,一片旖旎風光。

    片刻后,韓木青推開陳飛宇,看到陳飛宇露出疑惑的目光,韓木青風情萬種地嗔了他一眼,道:“飛宇,人家先去洗澡,乖,在這里等著姐姐洗白白。”

    “叫老公!”陳飛宇“惡狠狠”地道,同時拉過韓木青,又痛吻了一番后,方才放開她。

    “你調皮哦。”韓木青嬌笑一聲,甩掉高跟鞋,赤著雙腳小跑進了浴室。

    陳飛宇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。

    原先,他還擔心韓木青知道蘇映雪是自己未婚妻后,會心有芥蒂,但是現在看來,自己反而因禍得福了。

    突然,浴室的門被打開,韓木青把頭伸出門外,她好像已經脫了衣服,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膚,向陳飛宇拋個媚眼,咯咯嬌笑道:“飛宇,姐姐洗澡不愛鎖門哦。”

    說完,又“砰”地一聲,把門給關上了。

    赤裸裸的誘惑!

    韓木青靠在浴室的門上,臉頰一片火熱,感覺心里“砰砰”直跳。

    “真是個勾人的小妖精!”

    陳飛宇笑罵一聲,心中充滿了火熱,自己到底是進去呢,還是進去呢?

    最終,陳飛宇還是理智獲勝,轉身去樓下洗澡去了。

    因為他要給韓木青一個完美而神圣的第一次,如果現在進去衛生間,就多了一絲媚俗。

    當然,現在不去,不代表完事后不會來個鴛鴦浴。

    陳飛宇嘴角露出壞笑。

    等他洗完澡,回到臥室后,頓時,呼吸一窒。

    臥室開著淡黃 開著淡黃色的暖色調燈光,韓木青右臂撐著腦袋,斜倚在柔軟的床墊上,雙眸含水,看到陳飛宇后,紅潤的雙唇,向陳飛宇來了個飛吻。

    她身著黑色的薄紗睡衣,隱隱約約間,能夠看到里面白皙的肌膚,充滿了別樣的魅惑。

    陳飛宇眼睛睜大,覺得自己嘴唇有些發干。

    “你還不來嗎?”韓木青眨眨眼,上半身坐起來,發出了誘人的邀請,但是她內心比誰都羞澀,甚至,緊張之下,她內心砰砰亂跳,嬌軀都在微微顫抖。

    陳飛宇不是柳下惠,也不想做柳下惠。

    面對著世上一等一的大美女,陳飛宇激動地走到了床邊,韓木青已經微閉雙眼,伸出白皙的藕臂,頭輕輕昂起來求吻。

    陳飛宇一點猶豫都沒有,抱住韓木青,輕輕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瞬間,兩人都有一種觸電般的感覺。

    陳飛宇和韓木青相視一笑,都感受到了彼此的深情。

    下一刻,韓木青閉著雙眼,輕輕躺了下去,準備迎接女人一生中,最重要的時刻。

    陳飛宇呼吸急促,正準備有所動作。

    突然,手機鈴聲可惱地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陳飛宇心里頓時一陣不爽,看到手機是個未知來電,正準備掛斷。

    “別,飛宇,你先接電話,萬一是有急事找你呢,而且人家就在你眼前,跑也跑不了。”韓木青嬌笑道。

    “小妞,你就等著待會大爺臨幸你吧。”陳飛宇笑著接聽電話,瞬間,笑容消失,眉宇間閃過一絲狂暴的怒氣。

    韓木青還是第一次看到,陳飛宇露出這么可怕的表情,知道肯定是有嚴重的事情發生,眼中閃過一絲擔憂。

    韓木青想的沒錯,的確是有很嚴重的事情發生。

    因為這個電話是鳳斐然打來的,他綁架了蘇映雪!

    “陳飛宇,我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,立即來鴻鵠大廈,否則,蘇映雪這么漂亮的女人,就算我能忍住不動她,也不能保證我的手下忍住不動她,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陳飛宇眼中閃過一絲殺機,冷冷地道:“她要是掉了一根頭發,我會讓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”

    “陳飛宇,與其浪費時間威脅我,還不如趕緊來鴻鵠大廈,你現在只剩下59分12秒了。記得,不準報警,不準帶人,否則,蘇映雪必死無疑!”

    說完后,鳳斐然就掛斷了電話。

    陳飛宇內心狂暴,有一種殺人的沖動。

    “飛宇,發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突然,旁邊傳來韓木青擔憂地聲音。

    陳飛宇看到韓木青,內心的狂暴情緒,猶如潮水一樣退去,臉上帶著歉意,說道:“蘇映雪被鳳斐然綁架了,我現在得去救她。”

    韓木青一驚,隨即起身,跪坐在床邊,像一個賢惠的妻子,溫柔地替陳飛宇整理好衣服,柔聲道:“快去吧,記得保護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陳飛宇心中感動,在韓木青嘴唇上輕點了一下,便轉身,向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來到門外的一瞬間,陳飛宇臉色冷若冰霜,眼中殺機大起!

    他快步走到赤練的門外,敲門。

    赤練一驚,心里暗道,現在主人不是正在和韓木青那個嗎?難道主人太強,韓木青一個人應付不來,還要拉上自己?

    想到這里,赤練輕咬下唇,微微猶豫,還是紅著臉看門,卻看到陳飛宇神色冰冷,身上有股強大的殺意。

    瞬間,赤練腦子里一片清明。

    “跟我走,今晚去殺人,殺很多人。”

    陳飛宇轉身,向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赤練內心頓時興奮起來,連眼睛都開始發亮。

    正巧,她喜歡殺人,更喜歡殺很多人。

    同一時刻,鴻鵠大廈,頂層17層。

    鳳斐然坐在房間的真皮沙發上,翹著二郎腿,心情很好。

    在他對面,赫然是蘇映雪。

    此刻,蘇映雪坐在對面,白色的晚禮服完好無損,只是雙手被麻繩綁在了身后,看起來有些狼狽。

    在鳳斐然的身后,還站著三人,分別是孫紹剛,李家家主李崇山,以及一位不知名的老者。鳳斐然品了一口82年的拉菲,神情沉醉而享受,突然睜開眼,對蘇映雪笑道:“用不了多久,陳飛宇就會過來,但是你知道嗎,這棟鴻鵠大廈,是孫家建造的,監控全方位

    覆蓋,而且每一層都有十多位持槍的殺手,再加上樓道中,還有我們鬼醫門特地制作的毒氣。

    可以說,鴻鵠大廈已經布下了天羅地網,只要陳飛宇敢踏進來一步,就算他是大羅神仙,也絕對會死無葬身之死,至于你,等陳飛宇死后,我會盡情的折磨你。”

    說完后,鳳斐然等人哈哈大笑起來。

    蘇映雪臉色瞬間慘白,不由自主看向窗外。“陳飛宇,求求你,千萬別來,我不值得你救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