瓜子小說網 > 都市至尊仙醫 > 第452章 不公平的規則
    跟在陳飛宇身邊的還有柳天鳳、魏風凌、魏雅萱三人,只是在場大部分人的注意力,全都集中在了陳飛宇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原來他就是陳飛宇,這、這也太年輕了吧,看樣子還沒我兒子大,就這樣一個看起來還是學生的小屁孩,就讓咱們整個玉云省這么重視?”“沒你兒子大又怎么了?雖然陳先生是咱們玉云省共同的敵人,但我老張也得說句公道話,人家陳先生雖然年紀輕輕,但已經是翱翔九天的神龍,你兒子頂多是個在趴在地

    上的蟲,這怎么能比?”

    “滾蛋滾蛋,我就打個比方,又不是真的不自量力拿我兒子跟陳先生比。”

    聽著周圍眾人的議論,顏雨晴忍不住感嘆道:“陳飛宇還真是萬眾矚目啊,可憐魏風凌也是咱們玉云省的風云人物,結果跟在陳飛宇身邊,竟然完全被忽視了。”“萬眾矚目個屁,他們都巴不得陳飛宇輸的一敗涂地呢,自然都關注他,還有魏風凌也是的,枉費我哥一直對他示好,想要拉攏他們魏家,結果他去了長臨省一趟,轉眼就

    跟陳飛宇攪和在了一起,真是咱們玉云省的叛徒!”裴靈慧恨恨地道。

    顏雨晴啞然失笑,接著若有所思地道:“說不定,魏風凌認為和陳飛宇合作,比和你們裴家合作更有利呢。”“那魏風凌就注定打錯算盤了,陳飛宇就算再厲害,也不是整個玉云省的對手,更別說,這次的賭石比賽,陳飛宇就有很大的可能折戟沉沙,我倒要看看,到時候魏風凌會

    如何自處。”裴靈慧冷哼了一聲,越看魏風凌越像白眼狼。場中,孫長東已經站起來,隔空向魏風凌兄妹微微拱手,便算是打過招呼,接著對陳飛宇笑道:“古人常說‘少年負壯氣,奮烈自有時’,陳先生年紀雖輕,但觀陳先生氣度

    ,自有一番凌云壯志,想來今天的賭石比賽,陳先生心里已經十拿九穩了吧?”

    陳飛宇不置可否,笑道:“客套的話可以省下,咱們直奔主題,說吧,究竟怎么比?”“好!不愧是大名鼎鼎的陳先生,行事就是爽快,那我孫某人也不浪費時間了。”孫長東撫掌而笑,接著伸出手指,向四周一排排的架子,以及柜臺上的各種石料指去,繼續道:“既然是賭石,那判斷勝負的唯一標準,就是切開原石后能否出綠,以及玉的品相質地,待會兒比試的時候,你我二人依次開原石,最終玉的數量多、品質佳者獲勝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“出綠?”陳飛宇神色疑惑,他從沒接觸過賭石,也不知道賭石的專業術語,所以不明白“出綠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周圍眾人頓時露出古怪的神色,孫長東更是問道:“陳先生,我斗膽猜想一下,看你疑惑的神色,你是不知道‘出綠’的意思?”

    陳飛宇點點頭。

    周圍眾人頓時一片嘩然,表情更加古怪。

    “出綠”已經是賭石界中最基本的術語了,只要稍微了解一點賭石的人就沒有不知道的,為什么陳飛宇連基本的術語都不懂?

    孫長東忍不住問道:“陳先生,難道你對賭石一竅不通?”說完后,他心里一陣古怪,根據他掌握的情報來看,陳飛宇的確沒表現出賭石方面的才華,但陳飛宇既然敢接受他的挑戰,縱然對賭石不是很在行,最起碼對賭石也有一

    定的了解,哪想到,陳飛宇“無知”的表現讓他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陳飛宇點點頭,大大方方地承認道:“所謂隔行如隔山,這是我第一次賭石,對賭石了解的有限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周圍眾人再也忍不住,紛紛哄堂大笑起來,陳飛宇對賭石一竅不通,就敢接受孫長東的挑戰,真不知道該佩服他的勇氣,還是該鄙視他的愚蠢。原本“人的名,樹的影”,他們早就聽說過陳飛宇的威名,自然對陳飛宇存了敬畏之心,更何況陳飛宇毫不猶豫就接受了孫長東的挑戰,他們還以為陳飛宇在賭石方面也有

    一定才華,但是現在,他們才發現,原來大名鼎鼎的陳先生,也是一個莽夫。

    當下,不少人認為陳飛宇太過魯莽,對他有了一層輕視之心。

    魏雅萱向周圍狠狠瞪了一眼,笑什么笑,等陳飛宇待會兒打敗孫長東的時候,看你們還能不能笑出來!

    柳天鳳早就知道陳飛宇對賭石一竅不通,后悔沒早點告訴陳飛宇這些術語,連忙低聲道:“飛宇,簡單解釋一下,所謂的‘出綠’,就是切開原石后,里面有翡翠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這樣。”陳飛宇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周圍眾人笑的更加歡樂,笑聲也更加響亮。裴靈慧聽著周圍嘲諷陳飛宇的笑聲,臉色差點變 差點變黑,她把陳飛宇當做最恨的男人,如果陳飛宇表現太過差勁,豈不是連帶著,把她的格調都給拉低了?裴靈慧絕對不能容

    許這種事情的發生。

    當下,裴靈慧皺眉不滿道:“陳飛宇究竟在玩什么花樣,對賭石什么都不懂就敢接受孫長東的挑戰,他是不是覺得生活太順利了,想找一下刺激?”顏雨晴咯咯嬌笑道:“我又不是陳飛宇肚子里的蛔蟲,我哪里知道他怎么想?不過有一點我能確定,這場賭石比賽比原先想象中的還要有趣,嘖嘖,我現在反而想讓陳飛宇

    贏得比賽了,來個絕地大反擊,這樣一來,這場比賽才能充滿戲劇性,也不枉費我丟下保齡球比賽,來這里觀戰了。”

    裴靈慧依舊皺著眉,陳飛宇在賭石方面是個小白,而孫長東卻早已在賭石界闖下了不小的名聲,想要贏孫長東,又談何容易?

    漸漸的,連裴靈慧都沒發現,她的心態悄然發生了變化,已經從一開始的堅決讓陳飛宇輸,變成了想讓陳飛宇獲勝。

    場中,孫長東好不容易才強忍住笑意,一張臉憋的通紅,道:“陳先生,那我就來詳細介紹下比賽的規則,以免被人說我勝之不武。”

    他說這句話,已經以勝利者自居了。

    周圍眾人笑的更加放肆。

    “你說吧,不過最終勝負如何,尚在未定之天。”陳飛宇點點頭,同時目光向四周看去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仿佛一柄出鞘的利劍,鋒利無匹,凡是被他目光掃射到的人,只覺得雙眼被利物刺中一樣,紛紛打了個寒顫,不敢再嘲笑出聲。

    偌大的賭石城里,很快再度安靜下來。孫長東心頭訝異,連忙收起了剛剛的輕視之心,清清嗓子,開口道:“賭石界有一句老話,叫做‘一刀窮,一刀富,一刀穿麻布’,所以賭石的風險很大,所拼的無非是經驗

    、眼力、心態以及運氣。

    如陳先生所見,為了準備今天的賭石比賽,賭石城已經把所有的原石,不分品質好壞,全都拿了出來,當然,無論是在什么地方,高品質的原石都是很少見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這里只有少部分的原石,能夠切出來高品質的玉,至于能否選中這部分原石,就需要考驗陳先生的眼力。

    另外,就算開出來玉石,品質肯定也有差別,所謂‘三十六水、七十二種、一百零八色’,其中以帝王綠和陽綠的品質最高,只要你能開出帝王綠,孫某人當場認輸。”

    說完之后,他已經笑了起來,帝王綠是最高品級的翡翠,就算是他,也已經好幾年沒見過有人開出帝王綠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陳飛宇點點頭,把“帝王綠”的名字記在了心里。“還有最后一點需要告知陳先生,這里所有的原石,都不是無償提供的,需要陳先生自己花錢購買,當然,品質越高的原石,所需要花費的錢也越多,最后什么時候結束比賽,完全在于陳先生,只要你不認輸,比賽大可以一直進行下去,甚至直到把賭石城的原石全買完也行。”孫長東笑了笑,繼續道:“當然了,為了表示我的誠意,第一塊

    原石,可以無償提供給陳先生。”此言一出,眾人紛紛驚呼出聲,誰不知道孫長東是這家賭石城的東家?他跟陳飛宇比試,本就占了不少便宜,要是贏了陳飛宇,立馬能給他帶來巨大的聲望,可就算他最

    后輸了,也會因為陳飛宇花錢買原石,而給他帶來巨大的經濟效益。

    日,孫長東這老小子簡直太精明了!

    魏雅萱憤憤不平地道:“真是奸商,合著不管是輸是贏,最后都是你占便宜。”孫長東有恃無恐地笑道:“魏小姐此言差矣,如果你們覺得不公平的話,大可以拒絕挑戰嘛,甚至現在退出也來得及,孫某人保證不會阻止,只是,如果你們想讓我引薦給

    老爺子的話,那就恕難從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魏雅萱氣憤不已,正準備仗著自己魏家千金的身份訓斥他。

    突然,陳飛宇輕輕拍了下她的手,笑道:“無妨,正巧我也想體驗體驗‘一刀窮一刀富’的心跳感覺,這樣比試才夠刺激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魏雅萱撅撅小嘴,不在說話。周圍眾人再度驚呼一聲,他們誰不知道魏雅萱“小魔女”的稱號?可現在,陳飛宇竟然親昵地拍著她的手,而且魏雅萱不但沒生氣,而且還對陳飛宇言聽計從?日,難道陳

    飛宇連魏雅萱都給攻略了?

    周圍眾人紛紛倒吸一口涼氣。人群中,裴靈慧撇撇嘴,莫名心里一陣不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