瓜子小說網 > 都市至尊仙醫 > 第523章 品酒賞月,共論天下
    是夜,明月高懸,秋風微涼。

    陳飛宇跟隨霍海蕓來到樓頂天臺的空中花園,只見空中花園面積很大,鮮花綠植繁多,空氣中彌漫著花香的味道。在清冷的月色下,以及淡淡的花香中,陳飛宇只見在空中花園最中央,有一名身穿白色晚禮服的漂亮女子在一張餐桌前優雅而坐,她容顏精致,皮膚白皙,氣質高冷,在

    清冷月色的照耀下,肌膚上還隱隱泛著一層光暈,美得像一位精靈。

    她舉止優雅,前面的餐桌上,擺放著名貴紅酒與各式精美菜肴,一看便是出身上流社會的名媛。

    陳飛宇心下了然,如果沒意外,這名漂亮的女人,應該就是讓魏風凌極度推崇的白玉清了。

    霍海蕓走到女子身邊,彎腰恭聲道:“小姐,陳飛宇先生來了。”

    白玉清抬起頭,打量了陳飛宇一眼,站起身,伸出自己的手,道:“陳先生好,我是白家白玉清,久仰陳先生大名,今日一見,果然是少年英雄。”陳飛宇走過去,近距離觀看下,越發覺得白玉清冷艷動人,輕輕握了下她的手,只覺得柔弱無骨,不過一觸及分,笑道:“過獎了,原來你就是白玉清小姐,果然如傳言中

    說的一樣清如月光,艷勝玫瑰。”

    白玉清淡淡笑了笑,道:“陳先生謬贊了,請坐,蕓姐,給陳先生倒酒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霍海蕓應了一聲,打開一瓶紅酒,分別倒在了陳飛宇和白玉清面前的高腳杯里。

    頓時,酒香四溢。

    陳飛宇坐在白玉清對面,吹著晚風,只覺神清氣爽,好奇道:“白小姐今晚約我過來,不知道是為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他的確很好奇,這個漂亮美艷,家世高貴的女人找自己,到底是為了什么,總不能聽說自己優秀,所以看上自己了吧?這打死陳飛宇都不信。白玉清舉起酒杯示意,輕輕呡了一口,道:“因為我很好奇,到底是什么樣的人,來玉云省不足一個月,就能將整個玉云省攪得天翻地覆,這在玉云省的歷史上,可從來沒

    出現過,所以我對你很好奇,想見一見你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你人也見到了,然后呢?”陳飛宇挑眉問道。白玉清嘴角露出一絲笑意,道:“你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年輕,而且也比我想象中的還要有魄力,我原先還擔心,你接到我的邀請后,會認為這是十大家族針對你的陷阱,從

    而導致你不敢來呢,而你現在不但來了,而且還是孤身一人前來,單單這份魄力,就值得這一桌酒菜與此刻的風月。”

    陳飛宇聳聳肩,道:“所以你請我過來,就只是單純的想見見我?”

    “想見識一下大名鼎鼎的陳先生,這只是目的之一,而只有見到你,才能繼續談后面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繼續說,我先吃著。”

    陳飛宇來之前還沒吃晚飯,當即喝了一口酒,拿著筷子消滅眼前的食物,一頓狼吞虎咽,絲毫不顧及自己的形象。霍海蕓一陣無語,其他的男人,包括黃家大少在內的所有精英人士,在小姐的面前,無不是保持著自己的優雅與禮貌,爭取得到小姐的好感,哪會像陳飛宇這樣狼吞虎咽

    的?白玉清卻絲毫不在意,甚至眼眸中還出現一絲笑意,道:“陳先生胃口還真好,說實話,我雖然不知道你來玉云省的目的何在,不過我知道,你現在已經處在十分危險的境

    地中。除了魏家和已經覆滅的桑家外,十大家族中的其他八大家族,已經開始針對你聯合起來,在近日就會對你動手,在這種情況下,陳飛宇還能有這么好的胃口,說實話,你

    的心還真大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八大家族聯合起來,也包括你們白家在內嗎?”陳飛宇挑眉問道。

    白玉清反問道:“如果我說是呢?”

    “那我可能在這里直接把你擒下,先給自己除去一個威脅再說。”陳飛宇理所當然地道。

    頓時,氣氛變得微妙起來,甚至隱隱有一絲緊張。

    霍海蕓一驚,心里暗叫壞了,如果陳飛宇真的動手的話,那她們完全沒有抵擋的能力。

    然而,不同于霍海蕓的緊張,白玉清卻絲毫不懼,甚至嘴角還翹著笑意,道:“陳先生這種快刀斬亂麻的性格我很欣賞,海蕓 賞,海蕓姐,這里不需要你了,你先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白玉清說著看向了霍海蕓。

    霍海蕓驚呼一聲,猶豫地道;“啊?可……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沒說出具體的原因,但一雙眼眸時不時瞥向陳飛宇,誰都能看出的來,她擔心留下小姐和陳飛宇獨處,會出現危險。“放心吧,我相信陳先生的為人,他不是一個會無緣無故欺負女子的男人,而且……”白玉清微微停頓,繼續道:“而且,如果陳先生真想對我動手的話,以他高深莫測的修

    為,就算你留在這里,也是徒勞無功。”

    霍海蕓想想,覺得小姐說的有道理,便無奈告辭離去了。

    空中花園內,只剩下了陳飛宇和白玉清兩人。白玉清這才道:“其實,白家的立場還沒未確定,換句話說,白家最后是站在玉云省十大家族的立場上聯手對付你,或者是置身事外、作壁上觀,甚至是反過來幫助你對抗

    其他的大家族,都有很大的可能。”陳飛宇停下了吃飯的動作,最后喝了口紅酒,拿出餐巾紙擦了下嘴,道:“原來你們白家竟然還有跟我合作的打算,說實話,你這番話讓我很驚訝,那你為什么想跟我聯手

    ,總不可能見我長得帥,所以你就一見鐘情發了花癡,以至于背叛玉云省十大家族的立場來幫助我吧?”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聲,白玉清忍不住笑了出來,道:“我承認陳先生很清秀帥氣,但還遠遠不到那種帥的驚為天人以至于讓我一見鐘情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你的動機又是什么?”陳飛宇很認真地問道。白玉清站了起來,端著高腳杯走到空中花園的邊緣,在晚風的吹拂下,她烏黑的秀發有些凌亂,望著不遠處一望無際的銀湖,答非所問地道:“陳先生,你覺得這里的景色

    怎么樣?”陳飛宇聞言,同樣走到白玉清身邊,只見眼前不遠處是煙波浩渺的湖水,映照著清冷的月色,泛著無邊無際銀色光芒,仿佛是天上的銀河,甚至在這里還能聽到“嘩嘩”的

    流水聲,讓人心胸為之開闊,點頭道:“煙波浩渺,銀月當空,的確是難得的美景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的確是美景。”白玉清嘆了口氣,道:“可惜,如此美景,只有在銀湖市才能看到,而銀湖市則是屬于黃家和奚家的勢力范圍。”

    陳飛宇訝異道:“所以,你想對付黃家和奚家?”“是,因為我對白家第三的排名不滿,不,準確的說,我想帶著白家走上玉云省的巔峰,成為玉云省第一世家。”白玉清扭過頭來,雖然氣質依舊清冷,但眼神漸漸有種狂

    熱,看著陳飛宇道:“怎么樣,是不是覺得我的野心很大?”

    陳飛宇搖搖頭,道:“還行,對付黃家和奚家罷了,這野心不算大,而且我欣賞有野心的女人。”白玉清嘴角翹起一抹笑意,接著嘆了一聲,道:“可惜的是,奚家還好說,和我們白家實力不相上下,但黃家作為玉云省最強的家族,實力之強大,遠遠超過我們白家,在

    正常情況下,白家想要打敗黃家,希望極其渺茫。

    但是陳先生的到來,卻讓我看到了希望,如果我和你聯手的話,未必不能把黃家和奚家扳倒,所以今晚我才會邀請陳先生見面。”

    原來是這么回事!

    陳飛宇恍然大悟,道:“這么說來,你把寶壓在了我的身上,那你就沒想過,萬一我們輸了,白家也會遭受滅頂之災,難道你不怕?”白玉清自信地笑道:“風險越大,回報越大,這種后果我自認為還承受得起,而且自從陳先生進入玉云省后,我就開始派人觀察你,而且越觀察你,越讓我震驚,因為我發

    現,凡是和你做對的人,都沒什么好下場。孫長東與你約戰三場,輸的體無完膚,而且賭石城中高品質玉石被你一掃而空,賠了幾十億;桑家為報桑樂天之仇暗中對付你,卻導致整個家族為之覆滅,連偌大的桑氏

    集團,也被魏家收購;荊立華與你爭搶顏雨晴,他不但死在你手上,就連荊家僅有的兩位宗師也因此隕落,甚至還有裴家,也因為和你做對而損失慘重。有這么多的前車之鑒供我參考,我認為,就算白家和奚家再強,面對陳先生,他們最終也會鎩羽而歸,所以,陳先生傳奇般的經歷給了我自信,讓我有敢叫日月換新天的

    氣魄,更相信陳先生有一劍光寒動九州的能力。”說罷,白玉清昂起天鵝般的脖頸,將高腳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,白皙的臉龐上,浮現出一抹紅霞,端的是美艷動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