瓜子小說網 > 都市至尊仙醫 > 第901章 遮天蔽日
    突然,天命陰陽師心頭一凜,只覺得自己被澹臺雨辰的劍意給鎖定住了,這股劍意雖無形,卻十分凌厲,以至于天命陰陽師眼角肌肉直跳。

    “你的末日,已經到了。”陳飛宇起手便是“斬人劍”和“極意仙訣”,而且不再留手,凝聚出四道斬人劍,分從四方攻向天命陰陽師。

    狂暴的氣息從四面涌來,威力強勁,無限等同于四位“傳奇后期”強者的聯手夾攻。

    強如天命陰陽師也不敢掉以輕心,施展忍術中的五行遁術,身影消失在了原地,四道“斬人劍”頓時失去目標,在半空中消失。

    突然,澹臺雨辰動了,雙手轉動劍身,猛然深刺地面之中。只見劍身上爆發出強烈的五彩光芒,整個地面為之震動,緊接著,以澹臺雨辰為圓心,方圓十米之內,無數道五彩劍芒從地面噴涌而出直沖天際,將周圍紅色的火焰都給

    照耀成了五彩之色。

    天塌地陷,鬼神皆驚!

    突然“砰”的一聲,一道身影從地面破土而出,躲過周圍的五彩劍芒后,狼狽地站在地上,非但灰頭土臉,嘴角還有一絲鮮血。

    正是天命陰陽師!他剛剛施展遁術潛于地面中,準備伺機進攻陳飛宇和澹臺雨辰,然而,早就用劍意牢牢鎖定住他的澹臺雨辰,立即將他給逼了出來,甚至密集的五彩劍芒,還傷到了天命

    陰陽師,以至于他嘴角流出了鮮血。此刻,天命陰陽師的神色十分凝重,單單一個陳飛宇就夠棘手了,可沒想到,突破到“傳奇中期”境界后的澹臺雨辰,實力竟然指數級暴漲,比施展“斬人劍”的陳飛宇還要

    強上一個檔次。

    “在我劍意籠罩下,你無所遁形。”澹臺雨辰豁然拔劍而起,身影倏忽一閃,全力出手主動向天命陰陽師沖去。

    劍影煌煌,衣衫獵獵,在“神州七變舞天經”的加持下,沖天的劍意將她和天命陰陽師之間的山地,給沖擊出一道深達數米的長長溝壑。天命陰陽師神色微變,無論是劍意的威力,還是澹臺雨辰的速度,已經堪比真正的“傳奇后期”強者,不,甚至已經足以匹敵他巔峰時期的戰力,實在難以相信澹臺雨辰只

    有“傳奇中期”的境界而已。

    心中震撼歸震撼,天命陰陽師手上動作一點都不含糊,他雙手向兩側火焰虛抓,分別凝聚出一柄鋒利的火劍。

    澹臺雨辰神色不變,沖到天命陰陽師身前,秋水長劍挾帶耀眼的五彩光芒,重重劈了下去。在“神州七變舞天經”的影響下,天命陰陽師的真元已經弱了兩成,再加上他本就受了不輕的傷勢,此消彼長之下,他手中火劍交叉擋下秋水長劍后,頓時渾身大震,口中

    吐血向后退了好幾步。還不等他站穩,澹臺雨辰又是一劍凌空劈去,天命陰陽師勉強持劍格擋,又是渾身一震,口中再吐鮮血,心中越發震驚,知道自己已失先手,如果放任澹臺雨辰攻擊,遲

    早會被澹臺雨辰重傷。

    當即,他借著澹臺雨辰劍芒的沖擊力,快速向后退去近10米遠,拉開了和澹臺雨辰的距離,這才趁機喘口氣暗中恢復真元,雖然不見得能恢復多少,但總歸是聊勝于無。另一邊,陳飛宇原本還想上前夾攻,見狀嚇了一跳,情不自禁地停在原地,靠,澹臺雨辰僅僅“傳奇中期”境界的實力,就打得天命陰陽師重傷后退,那等到三年之后澹臺

    雨辰豈不是要逆天?那自己還能勝過她嗎?

    壽南峰山頂上,寺井千佳眾人也是神色大變,沒想到局勢的發展,會演變成如此極端不利的情況。

    高杉鳴海臉色凝重,沉聲道:“澹臺雨辰的實力超乎想象的強大,而且到目前為止,陳飛宇還沒施展‘裂地劍’,說明陳飛宇還遠遠沒有施展全力。

    以現在越發嚴峻的局面來看,如果天命陰陽師沒有能逆轉局勢的超絕秘術的話,那這一戰的結果,天命陰陽師必輸……不,是必死無疑!”

    寺井千佳和柳彥慶神色大變,雖然都沒有說話,但心中不祥的預感越發濃烈。

    山腳下,火海中。天命陰陽師蒼老的臉龐被火焰耀的通紅,他神色凝重,擦掉嘴邊的鮮血,道:“你們是我這一生所見過的,最令人我惱火的人。我承認我現在落了下風,不過,你們別以為

    能夠穩勝于我,我還有其他的手段沒施展呢!”

    “哦?”陳飛宇指端凝聚出“斬人劍”,道:“我時間很緊迫,沒工夫陪你說一些廢話,你現在除了式神,好像也沒其他的手段可以施展了。”

 &     他記得很清楚,今天就是他和“劍圣”武藏萬里約戰的日子,而海寧島距離富池山又有上百公里遠,所以陳飛宇的時間真的很緊張。“誰說我只剩下式神的,我天命陰陽師的手段,又豈是你們能夠看穿的?”天命陰陽師冷哼了一聲,昂首挺胸,自信非凡,仿佛不用施展式神,同樣也能取下陳飛宇和澹臺

    雨辰的性命。實際上,他最拿手的攻擊手段就是式神,可偏偏陳飛宇和澹臺雨辰都是修煉的至剛至陽的武學,專門克制至陰至邪的式神,現在天命陰陽師身受重傷,如果式神再被破掉

    遭受反噬,那他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所以,天命陰陽師根本就不打算操控式神對付陳飛宇和澹臺雨辰。

    “裝神弄鬼。”陳飛宇屈指而彈,破空之聲大作,“斬人劍”凌空向天命陰陽師飛去。

    這只是陳飛宇的試探之招,并沒有施展“極意仙訣”。

    澹臺雨辰也立在原地,瞧天命陰陽師的樣子,好像還有其他的手段準備施展,所以她也不著急進攻,以不變應萬變。

    天命陰陽師揮動手中火劍,將“斬人劍”擋下后,又“蹬蹬蹬”向后退了三步,由此可見他體內傷勢之重,連擋下一道“斬人劍”都變得很艱難。

    可饒是如此,天命陰陽師眉宇間依舊自信,他心念一動,手中火劍消失,眾目睽睽下雙手變換法訣,嘴角翹起一絲詭異的笑意。

    陳飛宇和澹臺雨辰心中驚訝。突然,仿佛太陽落山、火焰熄滅,在陳飛宇和澹臺雨辰眼中,天色一下子暗了下來,眼前漆黑一片,黑的伸手不見五指,兩人只能看到眼前三尺之內的景象,以至于完全

    看不到了天命陰陽師的身影。“天突然變黑了……不對,還能聽到火焰燃燒的聲音,就算真的天色暗下來,也該能看到火光才對,這又是什么術法?”澹臺雨辰臉色微變,驚訝的發現,她原本用來鎖定天

    命陰陽師的劍意,此刻也丟失了目標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她現在不僅僅是看不到天命陰陽師,同樣也感受不到對方的存在。

    陳飛宇雖驚不亂,主動靠近澹臺雨辰,和她并肩而立,防止看不見彼此,同時釋放出精神力,將周圍方圓五十米的范圍悉數籠罩住。

    雖然天命陰陽師屏蔽了自己的神智,避免神智被陳飛宇攻擊,但不代表陳飛宇的精神力就搜查不到天命陰陽師的蹤跡。

    果然,只見天命陰陽師依舊站在原先的位置上,只是不知為何,卻感受不到天命陰陽師的真氣波動,忍不住道:“原來你還能隱藏了自己的氣機。”“那是自然。”天命陰陽師的聲音在黑暗中響起來,似乎是這片黑幕的原因,他的聲音自帶回音,從四面八方響起,讓人分辨不出他具體的位置,如果不是陳飛宇的精神力

    能探查到天命陰陽師具體位置的話,還真會被打個措手不及。只聽天命陰陽師繼續道:“川本明海靠著一身暗忍之術,便成為東瀛的‘暗殺天王’,可實際上,整個東瀛最擅長暗忍之術的人是我,而且暗忍之術和陰陽術‘遮天蔽日’配合起

    來,才能發揮最大的功效!”

    陳飛宇恍然大悟,原來天命陰陽師也會暗忍之術,不愧是活了一百多歲的最強陰陽師,這手段真是層出不窮。

    “遮天蔽日?暗忍之術?一聽就知道是陰邪的武學,我不會給你偷襲的機會。”澹臺雨辰眉眼一凜,運轉“神州七變舞天經”,劍身上五彩光芒大盛,想要沖破眼前的黑暗。

    然而,澹臺雨辰驚駭的發現,五彩光芒離開周身三尺范圍后就看不到了,也不知道是溶于黑暗之中,還是她的眼睛看不到三尺之外的食物。

    這種眼前一片黑暗,耳邊只能聽到火焰燃燒的“噼啪”聲的感覺,沒來由得讓澹臺雨辰緊張起來。

    天命陰陽師蒼老的聲音再度從四面八方響起:“在這片黑幕之中,我才是真正的主宰,而你們,將會成為我手上的亡魂!”

    說罷,天命陰陽師突然動了,縱然隱匿著自己的氣息,可他速度依然飛快,眨眼之間,便到了澹臺雨辰和陳飛宇的身后,手握火劍刺向澹臺雨辰的后心。

    突然,異變陡生。

    一道紅色雷霆劍芒驟然出現在他眼前,以極快的速度刺向他的喉嚨。

    正是“斬人劍”!

    天命陰陽師一驚,不得已揮劍格擋,心中為之驚訝,暗道自己的暗忍之術再加上遮天蔽日,都瞞不過陳飛宇的精神力探查?一念及此,天命陰陽師差點噴出一口老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