瓜子小說網 > 都市至尊仙醫 > 第1010章 他的身份有古怪
    “喂喂,有話好好說,不要動手動腳好不好?”陳飛宇從沙發上站起來,反身向后面躲去。

    林月凰揮舞著拳頭,氣呼呼地道:“你當著我們的面騙我們,還想讓我們好好說話,當我跟瀟月一點脾氣都沒有嗎,告訴你,我們可不是好欺負的!”

    陳飛宇聳聳肩,道:“我可沒騙你們,我之前明明白白地說過了,你們已經認定了是我,那我只能無奈承認,換句話說,是在你們的逼迫下,我才被迫承認的。

    現在倒好,你們又突然認為不是我了,那被迫承認的我,也被你們當成了騙子,我還真是沒地方說理去。”

    柳瀟月和林月凰傻眼了,陳非好像說的沒錯,還真是她們逼著陳非承認的,因為她們已經在心里認定了神秘人就是陳非,不管陳非怎么否認,她們都以為陳非在狡辯。

    可她倆怎么都沒想到,陳非身邊的紅衣美女,竟然不是救出林月凰的紅衣姐姐,鬧了一個大烏龍,真是太丟臉了!更別說林月凰還在陳非面前說要考慮“以身相許”,柳瀟月也因為陳飛宇所說的“投懷送抱”而嬌羞不已,這對于一向臉皮子薄的兩女來說,更是覺得臉上火辣辣的,恨不得

    在地上找個洞鉆進去。

    當即,惱羞成怒之下,林月凰氣道:“你騙了我們,還把過錯推到我們身上,太可惡了,瀟月,不要跟他客氣,像他這種人必須得打死,為民除害。”

    說著,林月凰和柳瀟月就揮舞著拳頭打了上去。

    陳飛宇臉色“微變”,左閃右閃躲了起來。

    紅蓮在一旁饒有興趣地看了起來,以柳瀟月和林月凰的身手,怎么可能真的打到陳飛宇?

    果然,陳飛宇躲閃的看似狼狽,但實際上像一個泥鰍一樣滑不留手,柳瀟月和林月凰非但摸不到陳飛宇的一片衣角,反而被陳飛宇這碰碰,那摸摸,趁機吃了不少豆腐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柳瀟月首先發現了異樣,剛剛的幾分鐘,她都不知道被陳飛宇占了多少便宜,甚至連她敏感部分都淪陷魔手了。

    她俏臉紅彤彤的使勁瞪了陳飛宇一眼,拉住林月凰連忙阻止道:“好了,月凰別打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今天非得揍他一頓出出氣。”林月凰累的香汗淋漓,還沒發現自己吃了大虧,揮舞的小拳頭就要再度向陳飛宇沖過去。“不打了不打了,這么晚了,我們也該回去了,不如明天做好準備再來收拾他。”柳瀟月連忙拉住林月凰,拽著她往外面走去,同時匆忙對陳飛宇道:“我們先回去了,以后

    再來找你。”

    來到外面以后,林月光猶自氣憤難止,不爽地道:“瀟月,眼看著我就要打到陳非了,你突然攔下我做什么,他竟敢騙我們,真是氣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我再不攔下你,你就真要被陳非給吃干抹凈了。

    柳瀟月翻翻白眼,道:“其實我覺得陳非說的也沒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林月凰突然提高嗓門,道:“難道還是我們錯了,你該不會真的想對陳非投懷送抱吧?”

    柳瀟月俏臉一紅:“你瞎說什么嗎,其實一切的根源,都怪我們猜錯了,把陳非誤認成了救你的神秘人,不過話說回來,你不覺得陳非很古怪嗎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古怪的?”林月凰心里很不爽,一邊向停車的地方走去,一邊憤憤地道:“還不是跟普通人一樣,兩個眼睛兩條腿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說這個。”柳瀟月正色道:“陳非身邊的女人竟然層出不窮,先是長臨省秦家的秦羽馨,再有就是千佳姐姐,現在又突然出來一個成熟嫵媚的紅蓮。

    她們一個個都是頂級的大美女,按理來說,她們最不缺少的就是追求者,可是她們竟然心甘情愿待在陳非身邊,你不覺得奇怪嗎?”林月凰的腳步突然一頓,心里也跟著反應了過來,“咦”了一聲,奇怪地道:“你這么一說,好像還真有點奇怪,可偏偏我之前對陳非的調查顯示,他只是一個沒什么背景的

    普通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對啊,正是因為如此,才更加的不對勁。”柳瀟月眼眸中閃過睿智的光芒:“你覺得一個普通人,能同時得到這么多絕色美女的垂青嗎?”

    幾乎沒有任何猶豫,林月凰立即搖搖頭:“絕對不可能,這不是單純醫術高深就可以做到的,至少也需要相當深厚的背景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這不就得了。”柳瀟月猜測道:“有沒有另一種可能,就是陳非的背景足夠深厚,深厚到能夠隨意修改自己的身份背景,不讓別人調查出來?”“不是沒有這個可能性。”林月凰輕蹙秀眉,道:“我明天去找我爸,讓他親自出馬去調查陳非的背景,以他在燕京的人脈,只要他愿意,能把陳非祖輩十八代都給查出來,

     p; 我倒要看看,他有多少事情瞞著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恭候佳音。”柳瀟月點點頭,其實她內心還有一個猜測,那就是救出林月凰的紅衣姐姐,有可能也是陳非身邊的女人,只是沒讓她們親眼見到。

    當然,這個猜測就連柳瀟月都覺得不太現實,也就沒有說出來。

    很快,她就和林月凰一起坐上車離去了。

    卻說別墅內,陳飛宇坐在沙發上,精神力釋放出去,將柳瀟月和林月凰先前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他嘴角翹起一絲笑意,想著是不是要給柳天鳳打個電話,讓她提高一下自己的身份保密等級,免得真讓林月凰她們把自己的身份給查出來。

    紅蓮主動坐到陳飛宇的腿上,挽住他的脖子,咯咯笑道:“我剛剛是不是妨礙你泡妞了?我可是聽得清清楚楚,一個說要以身相許,一個說要投懷送抱,真是羨煞旁人。”沒錯,紅蓮是聽到林月凰和柳瀟月的話后才主動下來的,她今天才剛和陳飛宇確立了關系,對她來說這一天意義非凡,不希望有另外的女人也在同一天跟陳飛宇確立關系

    ,所以她才會“突然”走下來搞破壞。陳飛宇也是很聰明的人,第一時間就猜到了紅蓮的用意,不過他絲毫不生氣,相反紅蓮這種難得的小女人心態,還平添了幾分俏皮可愛,笑道:“你來得正好,她們要真的

    猜到是我讓赤練救了林月凰,反而會帶來一些麻煩。”“那就好。”紅蓮吃吃而笑,就在陳飛宇準備摟上紅蓮纖腰有下一步動作時,突然香風一閃,紅蓮一個翻身從陳飛宇懷里起來,咯咯笑道:“我繼續去房間里打坐內視了,今

    晚你就獨守空房吧。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她已經咯咯笑著向樓上跑去。

    陳飛宇搖搖頭:“真是個妖精,遲早把她和琉璃一起給辦了。”

    當然,他也只能在這里說說狠話,別說把紅蓮和琉璃一起給辦了,單單一個琉璃,他就遠遠搞不定。

    只聽“吱呀”一聲,衛生間的房門打開,寺井千佳裹著浴巾走了出來,潮濕的頭發上還有幾滴水珠,當真是清水出芙蓉,美得天生麗質。尤其是服用了“水韻丹”,排掉體內雜質后,寺井千佳肌膚越加的白皙透亮,整個人都年輕了好幾歲,顏值與氣質更上一層樓,而在“水韻丹”的神奇功效下,她也將永遠保

    持在顏值巔峰的狀態。

    陳飛宇眼中閃過驚艷之色,問道:“對了,你之前不是有事情想跟我說嗎,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沒有,挺晚的了,我也要去休息了。”寺井千佳淡淡說完,就向自己房間走去。經過洗澡的時間,她已經冷靜了下來,清楚一旦告訴陳飛宇,她就失去了退路,再也走不掉了,再加上她剛在洗澡的時候,還聽到陳飛宇和柳瀟月等女打鬧的聲音,心里

    沒來由的升起一股對陳飛宇不滿的情緒。

    所以綜合考慮之下,寺井千佳才突然冷淡下來,之前想說的話也煙消云散。

    看著寺井千佳走回自己的房間,客廳里只剩下了陳飛宇一人。

    他搖搖頭,道:“忽冷忽熱,女人啊,細思還真是復雜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陳飛宇及時跟柳天鳳通了電話,告訴她林家打算調查自己的身份,讓她把身份保密等級提高一些,免得被查出來。

    他剛掛斷電話,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,而且還是個陌生號碼。

    接通之后,傳來一個意料之外卻又情理之中的聲音:“陳先生嗎,我是蘇文將,今天中午在天光苑定了一個包間,不知道陳先生是否有時間來賞臉?”

    陳飛宇想了想,他的確答應過蘇文將跟他好好聊一聊,而且他也想收服蘇文將這一位“傳奇中期”強者為他所用,便點頭應承了下來:“好。”

    蘇文將大喜過望:“那在下就在天光苑恭候陳先生的大駕。”

    吃過早飯之后,寺井千佳便接著去古然集團幫助元禮妃處理雜事了,而紅蓮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外面處理,等到快中午的時候,陳飛宇便自行前往了天光苑。

    天光苑位于燕京北四環,屬于星級酒店,蘇文將選中天光苑來作為他和陳飛宇談話的地點,足見他對陳飛宇的尊重。

    沒多久,陳飛宇便來到了天光苑的外面。

    蘇文將已經等在了門口,他見到陳飛宇后,快步迎了上去,拱手大笑道:“多謝陳先生賞臉,快請進。”

    陳飛宇笑著點點頭,和蘇文將一同走了進去。大堂的酒店經理無意中看了陳飛宇一眼,突然渾身一震,快步走到一個角落,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:“大少,陳非來我們酒店了,沒錯,我親眼所見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