瓜子小說網 > 都市至尊仙醫 > 第1062章 勸說
    明家的院子里,陳飛宇伸手輕柔擦掉元禮妃眼角的淚痕,調笑著道:“這么大的人還哭鼻子,這要是傳了出去,明天那些財經媒體上,不就又多了幾條頭條新聞?”“討厭,還不是你弄得人家眼淚止不住流出來。”元禮妃嗔了陳飛宇一眼,突然那“噗嗤”一聲笑了出來,心想,最好財經媒體真的報道出她和陳飛宇關系親密,讓全國人都

    知道她有多么的幸福。

    她心中甜蜜,轉過身,背對著陳飛宇擦掉臉上的淚水,拿出小鏡子又開始給自己補妝。

    “對了。”陳飛宇突然想起了什么,問道:“這兩天在玉云省那邊還習慣嗎?”

    “還不錯,比想象中要順利的多,尤其是玉云省那些大家族們,紛紛看在你的面子上,對我多有照顧,不管是行政審批,還是其他事情都非常順利。”

    元禮妃咯咯笑著繼續道:“尤其是寺井千佳小姐,簡直是得力助手,工作起來比我還要上心,幫我分擔了大量的工作,不然的話,我還真抽不出時間來燕京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,這倒是出乎我意料之外。”陳飛宇心中奇怪,寺井千佳什么時候對自己的事情變得這么上心了?再加上寺井千佳離開前反常的舉動,莫非,她有事情瞞著自己?

    看來,得抽個時間,去玉云省看一看了。

    陳飛宇心中暗下決定。

    元禮妃正巧補好了妝,越發顯得明媚動人。

    她正準備說什么,突然神色一變,眼中閃過極度的厭惡與嫌棄。

    陳飛宇奇怪,順著元禮妃的目光看去,只見一名陌生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禮妃,我沒想到你竟然會過來。”中年男子先是看了眼陳飛宇,意味深長地道:“能看到你回來我很欣慰,可是這個時候,你不該回來的。”“你可別誤會,我只是陪同朋友參加葬禮,結束后立馬就走,而且我來與不來,好像也不需要獲得你的同意吧?”元禮妃冷著一張俏臉,但是在桌子的掩飾下,她緊緊抓住

    了陳飛宇的手,顯示出她此刻內心是多么的緊張。

    陳飛宇發覺中年男子眉宇間和元禮妃有幾分相像,再加上元禮妃過激的反應,心中暗中猜測,莫非該男子就是元禮妃的親生父親?

    果然,只聽中年男子道:“禮妃,當年拋棄你們母女是我的錯,我也不想為自己辯解什么,但是現在……現在情況有些特殊,我想跟你單獨說幾句話。”

    元禮妃臉色更加鐵青:“飛……陳非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任何事情都不會瞞著他,你想說什么現在說就可以,沒必要單獨說話。”

    明世龍,也就是中年男子立即皺起了眉,他想說的事情,本來就跟陳非有關,哪里能當著陳非的面說?

    “你就是陳非吧?”明世龍轉而看向了陳飛宇,道:“我叫明世龍,是禮妃的親生父親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認你是我的父親。”元禮妃立即出口打斷了他,眼眸中泛起一絲淚花,咬著嘴唇,神色倔強。

    明世龍神色一變,后面的話也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氣氛一下子僵持下來。

    元禮妃緊緊抓著陳飛宇的手,倔強地抬起頭,不讓自己的眼淚流下來。

&nbs >     陳飛宇哪里還看不出來,元禮妃雖話語強硬,但明世龍終歸是她親生父親,元禮妃內心或多或少也希望能單獨跟明世龍說話。

    只是長久以來的怨恨以及倔強,讓元禮妃不愿意服軟。

    暗嘆一口氣,陳飛宇開口說話打破了僵局,他伸手拍拍元禮妃的手背,笑著道:“我去跟別的朋友打個招呼,待會兒再來找你,放心,你會一直在我視線中。”

    元禮妃驚訝,知道陳飛宇在給自己找臺階下,她心中感動,咬著下唇,點了點頭:“說完之后我就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陳飛宇向她露出溫醇的笑意,接著站起來,向另一旁走去。

    “謝謝。”

    突然,明世龍神色復雜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感謝我,我離開與你無關,只是單純為禮妃考慮。”陳飛宇淡淡說罷,就邁步離開了。

    明世龍突然覺得,這個年輕人能夠為禮妃考慮,的確是禮妃的良配,可惜他得罪了明家,注定下場悲慘,禮妃待在陳非身邊,只會以悲劇收場。

    “你要說什么?”元禮妃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明世龍甩甩頭,把剛剛的雜念甩出去,正色道:“你跟陳非的關系,到底到了哪一步?”

    “對我來說,陳非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人。”元禮妃神色冷淡,但是說到陳飛宇的時候,她眉宇中怎么都有一絲掩飾不住情意。

    明世龍緊緊皺起眉:“可是據我所知,陳非身邊還有其他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可那又如何,他身邊女人再多,也比一個拋妻棄子的人高尚多了。”元禮妃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明世龍臉色頓時一變,心中涌上一股怒氣。

    不過,他也知道自己虧欠元禮妃很多,深吸一口氣壓下內心的怒火:“你知道的,陳非跟明家有仇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,我元禮妃跟你們明家有仇。”元禮妃譏諷地道。

    “這不同,陳非跟明家是血海深仇,今天在喪禮上,陳非就會……”明世龍察覺到自己快要說漏嘴,立即止住了話頭。

    元禮妃神色驚訝,立即追問道:“在喪禮上陳非會怎么樣?”

    明世龍含糊地道:“具體的事情不方便跟你說,總之,明家不會放過陳非,而陳非也不會有好下場,你跟在他身邊,只會連累你。”“你不了解陳非。”元禮妃抬起頭,驕傲地道:“更不清楚陳非有多么的厲害,明家想找陳非報仇,只會自取其辱,我勸你還是盡早脫離明家才是正途,免得被明家給拖累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明世龍都要氣吐血了,他明明是來勸元禮妃的,怎么說著說著,就變成元禮妃勸自己脫離明家了?那個陳非到底有什么魔力,能把元禮妃迷到這種程度?

    另一邊,陳飛宇坐在院子里的一個角落,雖然距離元禮妃有段距離,但他精神力何等強大,時時關注著元禮妃那邊的動靜,如果她一旦遇到危險,也能立馬救援。

    “嘿,我沒想到,竟然會在這里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突然,一個清冷悅耳的聲音響起。陳飛宇扭頭看去,只見一名身材高挑,清麗絕美的女人站在自己身邊,挑眉道:“是你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