瓜子小說網 > 都市至尊仙醫 > 第1216章 掀桌子
    晚風瑟瑟,竹林瀟瀟。

    清幽竹林中,氣氛卻逐漸凝重起來,帶著一絲肅殺氛圍。

    不只是武若君,就連看陳飛宇不爽的白凝霜都覺得龍天皓提的條件太欺負人了,小聲不滿道:“陳飛宇還沒比賽呢,就要先把‘天行九針’交出來,哪有這樣的道理?”

    白明琨微微皺眉,訓斥道:“閉嘴。”

    白凝霜撅起小嘴,一陣委屈。

    眾目睽睽下,陳飛宇開口道:“我拒絕。”

    語氣平淡,卻擲地有聲。

    武若君松了口氣,原先她還真怕陳飛宇為了“不死芝”一口答應下來,還好,陳飛宇強勢拒絕了。

    武千秋暗暗點頭,不久前龍天皓提出這個條件時,他就提出了反對意見,可白家和鳳家出于想得到“天行九針”的私心,全都同意了,他武千秋縱然反對,可一對三,也沒什么太好的辦法。

    現在見到陳飛宇拒絕,武千秋心里松了口氣,以陳飛宇強橫的實力,執意拒絕的話,沒有任何人能夠強迫他。

    此刻,對于陳飛宇的拒絕,龍天皓并沒有意外的神色,似乎早已料到了陳飛宇的反應,慢悠悠品了口茶,道:“拒絕的理由呢?”

    “我已經做出了讓步,答應了你們三個條件。”陳飛宇負手而立,嘴角逐漸浮上嘲諷的笑意:“可并不包括你現在提的條件,究竟是你們當我陳飛宇是傻子,還是你們龍家太過異想天開?”

    有風起,竹海作響,數片竹葉緩緩飄落下來。

    “陳飛宇這個名字響徹華夏,”龍天皓撫掌而笑,可笑聲中卻有一股冷意,道:“也正是因為你武道強橫,所以才需要你提前把‘天行九針’寫下來,以此來保全鬼醫門的利益,這一點合情合理。”

    “哈!”陳飛宇一聲輕笑,笑聲帶著嘲弄:“我在想,究竟是我做過什么事情,才會讓你們覺得我是好欺負的人,會答應你們這樣過分的條件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可不認為你好欺負。”龍天皓道:“只是信不過你罷了,萬一最后你輸了比賽,又不肯交出‘天行九針’,那我們鬼醫門不就成了冤大頭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鳳西華連忙附和道:“‘天行九針’是醫道至寶,我相信絕對沒有任何一個人會心甘情愿交出來,我們這么做,也是為了將風險降到最低。”

    白明琨雖然沒說話,但也跟著點頭,明顯也認可龍家和鳳家的話。

    “既然信不過我還讓我寫下‘天行九針’?”陳飛宇揚天一聲嗤笑:“你就不擔心我故意把‘天行九針’寫錯騙你們?前后邏輯如此矛盾,由此可見,你們不是蠢就是壞,要么就是又蠢又壞。”

    一句話,把龍、白、鳳三大家族的族長全都給諷刺了!

    武千秋原本正在喝茶,聽到陳飛宇的話后,“噗”的一聲,把嘴里的茶水全給噴了出來,連忙咳嗽幾聲掩飾尷尬,心里又是震驚又是想笑,好一個陳飛宇,竟然這么彪,不過聽起來真爽!

    鳳西華和白明琨兩人臉色陰沉了下來,他們作為一族之長,位高權重,什么時候被人這么諷刺過?
< r />
    當即,兩人齊齊哼了一聲,神色不悅。

    白凝霜更是狠狠瞪了陳飛宇一眼,連爺爺都敢諷刺,真是太可惡了,等比賽正式開始后,一定要狠狠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!

    龍天皓倒是神色不變,道:“這么說來,你是不同意了?”

    “顯而易見。”陳飛宇挑眉道:“我沒有同意的理由,你們鬼醫門也沒有強迫我同意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武若君眼眸中異彩漣漣,不愧是飛宇,睥睨天下,霸氣非凡。

    龍天皓伸出手指,敲打著茶杯,發出清脆的聲響,道:“那這樣一來,鬼醫門的利益就沒辦法得到保障,那之前的三個條件就只能作廢,而你也不能參加鬼醫門即將開始的比試。”

    白凝霜一愣,如果陳飛宇沒辦法參賽的話,那自己和大哥不就沒機會堂堂正正贏下陳飛宇了?暈,事情怎么發展到這種地步?

    “我反對。”武千秋坐不住了,要是陳飛宇不能參賽,以武家的實力,拿到冠軍的幾率微乎其微,連忙高聲道:“陳飛宇是我們武家的女婿,他代表武家參賽合情合理,原本龍家提出的三個條件我就覺得不妥,哪有我們武家人參加比賽還要額外答應條件的道理?

    不過本著四大家族同氣連枝的立場,龍家做法雖然不妥,可武家和陳飛宇還是勉強答應了,現在龍家又要拒絕陳飛宇參賽,嘿,如此霸道的做法,真當我們武家是好欺負的?”

    “武兄此言差矣。”鳳西華撫了下白須,道:“據我所知,陳飛宇和你們武家的武潤月或者武若君并沒有舉行婚禮,頂多是男女朋友關系,不能算是武家的女婿。

    現在陳飛宇代表武家參賽,本來就不合規矩,我們同意他來參賽,已經是看在武家的面子了,不然的話,別說三個條件,就是三百個條件,陳飛宇也不能參賽!”

    鳳家一向以龍家為首,更別說鳳家和陳飛宇有著血海深仇,所以鳳家反對起來十分積極。

    武千秋頓時說不出話來了,一張老臉憋的通紅。

    武若君又羞又惱,狠狠地瞪了鳳西華一眼,要不是打不過鳳西華,她都會忍不住直接動起手來。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陳飛宇嘴角彎起嘲弄的弧度,道:“你們當然可以拒絕我參加比賽,而我也的確可以不參賽……”

    白凝霜一愣,陳飛宇服軟了?切,看來也不過如此嘛。

    “不過……”陳飛宇神色轉冷:“我陳飛宇不能參賽的話,那這場比賽也必要開始了。”

    包括龍天皓在內,所有人為之一愣,陳飛宇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你們如此咄咄逼人,真當我陳飛宇脾氣好,不會掀桌子不成?大不了,把這里鬧個天翻地覆,把‘不死芝’搶過來!”陳飛宇神色睥睨,話音一落,手中已經多了一柄古樸的長劍。

    無邊劍意,沖天而起。

    正是龍淵劍!

    在場眾人臉色大變!

    白凝霜更是嚇傻了,一言不合就拔劍,陳飛宇他瘋了,真要掀桌子,鬧個天翻地覆不成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