瓜子小說網 > 都市至尊仙醫 > 第1303章 我過分?
    原本熙熙攘攘的酒店大堂里,頓時鴉雀無聲!

    朱紹軍神色震驚,剛剛“陳非”動手的過程,他全看在了眼里,陳非動作之快,分明有了“宗師后期”境界的水準,絕對不是蛇正濤能夠躲得開的,那小子竟然厲害了如此程度?

    白家墨將朱紹軍震驚的神色看在眼里,心里暗自冷笑,連“傳奇后期”強者陳飛宇都殺了不少,現在揍一個區區“宗師”境界的蛇正濤,那還不跟玩一樣,蛇家得罪了陳飛宇,怕是以后要在華夏除名了。

    另一邊,蛇金洪在遠處盯著陳飛宇,眼中閃過一抹殺意,對于他來來說,讓蛇家大庭廣眾下如此丟臉的人,絕對不能輕易放過!

    “現在最緊要的是對付白家,在此之前,不宜輕舉妄動,以免多生事端,就讓那個叫陳非的小子再稍微得意一會兒!”

    蛇金洪想到這里,神色輕蔑地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眾目睽睽下,蛇正濤終于反應了過來,猛地一指陳飛宇,震驚地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可能用酒瓶砸到我,難道,難道你也是武道中人?”

    朱靈彤頓時一驚,她也隱隱猜到了陳飛宇會武道,可是被蛇正濤當眾喊出來,她內心還是激起了很大的漣漪,腦子里翻來覆去只有一個念頭,為什么陳非的身上,沒有一絲武者的氣息?

    陳飛宇冷笑了一聲,隨手抓住旁邊的沙發拎了起來:“酒瓶砸到你算什么,這個砸在身上,才叫做酸爽!”

    周圍眾人頓時驚呼出聲,這小子也太彪了吧?

    蛇正濤頓時勃然大怒,暗運體內真元,怒道:“好小子,別以為你是武道中人,就真有了在本大少面前放肆的資格,我告訴你,我剛剛沒有準備好,被你偷襲才中招,不然你怎么可能打得到我?

    現在我全身心戒備,在你出手的瞬間,你就會先被我打傷在地!”

    朱靈彤等人暗暗點頭,剛剛那一下,陳非的確有偷襲的嫌疑,蛇正濤再怎么說也是“宗師”強者,在他全身心戒備的情況下,陳非不可能再輕易打中蛇正濤。

    “是嗎?”陳飛宇輕蔑冷笑,突然拎住沙發向前砸去。

    速度很一般,在場的大多數人都能看到沙發的軌跡,而在蛇正濤這等“宗師”強者眼中,更是慢如蝸牛。

    “這樣的速度就想打中我,你癡心妄想,我這就一拳將你打趴下!”

    蛇正濤一聲冷笑,體內暗運真元,全部運向右拳。

    就在他的拳頭將出未出之際,突然,陳飛宇砸沙發的動作陡然加快。

    如果說剛剛還是慢如蝸牛,那現在就是快如閃電!

    只聽“咔嚓”一聲,不等蛇正濤反應過來,沙發蘊含著陳飛宇一部分內勁,重重砸在蛇正濤腦袋上四分五裂!

    “嗡”的一聲,蛇正濤腦袋劇痛,“蹬蹬蹬”向后退了好幾步后,“撲通”一下跌坐在大理石地面上,鮮血順著他的腦袋向下流到臉上,原本英俊的臉龐,顯得十分猙獰!

    周圍眾人紛紛倒吸一口涼氣,這次絕對不是偷襲,難道這個叫陳非的人,實力比“宗師”境界的蛇正濤還要厲害?

    朱靈彤震驚地長大了小嘴 了小嘴,剛剛砸沙發最后那一下動作,簡直快如閃電,連她都沒看清楚,說明什么,說明陳非絕對是一位武道中人,而且實力強悍,猶在她之上!

    白凝霜看到朱靈彤震驚的模樣,搖頭笑了笑,要是讓朱靈彤知道陳飛宇的真正實力,怕是能讓她震驚的當場跳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完蛋了……”蛇正濤憤怒地聲音傳來,猛然站起來就要向陳飛宇沖過去報仇。

    突然,只聽“嗖”的一聲,一直高腳杯正面飛來,“砰”的一聲正巧砸在蛇正濤腦門上!

    巨大的沖擊力襲來,蛇正濤一聲悶哼,整個身體猛地向后一仰,再度跌倒在地上狼狽不堪。

    “我完蛋了?”陳飛宇一聲冷笑盡顯輕蔑,向前走了兩步,來到蛇正濤面前居高臨下看著他,道:“區區小蛇,再怎么口出狂言,也沒辦法成為翱翔九天的神龍。”

    蛇正濤眼中閃過一抹憤恨之色,突然張開嘴,“咄”的一聲吐出一道白色罡氣,直取陳飛宇的心口,凌厲的氣勁,就連旁邊的朱靈彤等人都感到一陣心驚膽戰。

    他赫然是起了殺心,想要直接殺了陳飛宇!

    朱靈彤花容失色,“騰”的一下直接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白凝霜嚇了一跳,蛇正濤想殺陳飛宇,這不是自己找死嗎?

    眼看著白色罡氣就要射穿陳飛宇的心口。

    突然,陳飛宇輕蔑地哼了一聲,右手屈指而彈,一道劍氣迸射而出,將白色罡氣輕松擋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這樣的小把戲就想殺我,未免太兒戲了。”陳飛宇搖頭輕蔑而笑,再度屈指而彈,又是一道劍氣迸射而出,刺穿了蛇正濤的右肩肩膀,鮮血飛濺而出。

    蛇正濤揚天一聲慘叫,疼的五官扭曲,看向陳飛宇的目光中,越發的怨恨!

    朱靈彤等人越發震驚,陳非他竟然這么……猛?他這樣做,可是徹底把蛇家給得罪死了!

    陳飛宇神色輕蔑,要不是不想把事情鬧得太大,從而讓蛇家警覺,他不介意在這里就殺了蛇正濤,畢竟,蛇正濤只是一個小人物罷了。

    突然,眾人眼前人影一閃,蛇金洪焦急的出現在蛇正濤的身邊,伸手如風在蛇正濤肩頭點了幾下,幫他止住了血。

    接著,蛇金洪緩緩站了起來,臉色變得陰沉無比,盯著陳飛宇道:“年輕人,你太過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過分?”陳飛宇搖頭笑道:“他挑釁我在前,想要罡氣取我性命在后,我不過打傷他的肩膀而已,已經很寬宏大量了,你卻指責我過分,嘖嘖,你還真是會顛倒黑白。”

    朱靈彤連連點頭,的確是蛇正濤錯誤在先,陳非這么做也無可厚非。

    蛇金洪眼中閃過一抹殺意:“我們蛇家可從來不管什么是非黑白,凡是得罪蛇家的,蛇家唯有報仇到底,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“原來你也是蛇家的人。”陳飛宇嘴角翹起笑意:“看來打了小的來了老的,今天真是惹了蛇窩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聲,朱靈彤忍不住笑了出來,意識到現在場合不對,又立馬忍住,一雙盈盈妙目打量著陳飛宇,他到底是什么身份,怎么面對“傳奇”境界的蛇金洪一點都不害怕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