瓜子小說網 > 都市至尊仙醫 > 第1829章 姐……姐夫
    場中,激戰依舊在繼續……不,更準確來說,是陳飛宇的碾壓依舊在繼續!

    場中雷聲隆隆、不絕于耳,慘叫連連、心驚膽戰!

    陳飛宇舉手抬足之間,挾帶著磅礴的雷霆之力,猶如虎入羊群所向披靡,所過之處不斷有人受傷吐血。

    沒多久,萬幽門年輕一輩的一眾強者或逃或趟,唯有陳飛宇身上一點傷勢都沒有,手心綻放著雷電光芒,環視一圈,眼神睥睨:“還有誰?”

    宛若雷神下凡,威風赫赫!

    一些勉強還能保持站立的人,被陳飛宇目光所視,心里陡然一驚,紛紛低下頭去,不敢與之對視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。”紅鴻雪驚嘆道:“年紀輕輕就能厲害到如此程度,此子天賦委實令人震驚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像陳飛宇這么年輕的時候,比起他來可差的遠了。”一名長老感嘆道:“果然是長江后浪推前浪,不服老不行嘍。”

    “雖說萬幽門一眾天驕全被陳飛宇打趴下,這件事情說出去有點丟人。”那名童顏鶴發的長老摸摸鼻子苦笑道:“不過,陳飛宇已經徹底展現了他的價值,我認為就算和兇冥教決裂,也要交好陳飛宇,各位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公戶向陽眼見眾位長老紛紛點頭,心里一急:“萬萬不可,兇冥教可是實力強橫的宗門,只能聯合不能決裂,如果為了區區一個陳飛宇就得罪兇冥教,對萬幽門來說,雖有一利卻有百害,著實不值得啊!”

    “公戶長老,莫非你忘了?”童顏鶴發長老冷哼道:“比試之前的規定,只要陳飛宇贏下比試,就認可陳飛宇,不惜與兇冥教決裂嗎,莫非公戶長老記性這么差?”

    公戶向陽老臉一紅,他總不能說他一開始就不認為陳飛宇能獲勝,所以才答應的吧?

    他張張嘴,正準備說話,紅鴻雪已經揮揮手,說道;“好了,如何對待陳飛宇,等門主出關之后再議不遲。”

    “謹遵副宗主吩咐。”公戶向陽雖然不甘愿,但也只能應承下來。

    童顏鶴發長老微微皺眉,副門主的說法看似不偏不倚,但是跟之前的約定明顯違背了,難不成副門主也打算將陳飛宇交給兇冥教?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厲害,真的好厲害……”萬雨安震驚地道:“以一己之力,打敗萬幽門這多年輕一輩的強者,陳飛宇他……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這算什么?”萬冷雪驕傲地道:“這還是飛宇只施展了雷法,并不是飛宇最厲害的武學,如果飛宇全力施展的話,實力足以匹敵萬幽門的長老,甚至是尤有勝之。”

    萬雨安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,對啊,僅僅是施展雷法就這么厲害,如果陳飛宇施展傳聞中的龍淵劍和“劍仙遺招”,那陳飛宇又會強大到何等可怕的程度?

    最關鍵的是,聽說陳飛宇滿打滿算也就二十歲而已,以后的成就必定不可限量,說不定……說不定能修煉到那傳說中的“無我”境界!

    陳飛宇到底是怎么修煉到這種程度的,難不成他有什么奇遇?

    一時之間,萬雨安心中對陳飛宇產生了濃濃的好奇。

    突然,陳飛宇邁步向萬雨安走去,嘴角噙著莫名的笑意。

    萬冷雪和謝纖眼見陳飛宇走來,神色喜 神色喜悅驕傲,就好像在迎接凱旋而歸的王子。

    萬雨安心里一慌,竟然覺得陳飛宇身上閃爍著耀眼的光芒,下意識低下頭,突然反應過來,自己可是萬幽門的二小姐,怕他陳飛宇作甚?

    她內心哼了一聲,立馬抬起頭來,只見陳飛宇已經走到了自己身前,相距不過一米不到,心里“突”的跳了一下,又下意識低下頭去,心里暗罵自己不爭氣,怎么在陳飛宇面前這般失態?

    只聽陳飛宇淡淡地道:“如你所見,萬幽門一眾天驕不是我的對手,你輸了,可服氣?”

    萬雨安一向倔強,滿心想說自己不服氣,但是一想到陳飛宇剛剛大展神威以一挑眾的絕世風采,違心的話怎么都說不出來,嘴唇捏捏喏喏,聲若蚊蠅地道:“服……服氣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陳飛宇、萬冷雪等人都是武道強者,聽力敏銳的話,差點就聽不到這兩個字。

    萬冷雪不由心中感嘆,萬雨安性格刁蠻,就算是在父親大人面前也一向大膽任性,沒想到在飛宇面前卻認輸服軟,飛宇果然厲害。

    “按照賭約,你今后不得再找玉樞派的麻煩,另外,你還喊我一聲姐夫。”陳飛宇笑著道:“我想萬幽門的二小姐絕不是食言而肥的人才對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不是!”萬雨安猛地抬起頭提高了聲調,但緊接著整個人都泄了氣,不甘不愿地道:“姐……姐夫……”

    萬冷雪抿嘴而笑,雨安這一聲姐夫叫出口,就代表雨安內心已經認可了陳飛宇,太好了。

    “哈。”陳飛宇一聲輕笑,心情大好:“小姨子挺乖。”

    萬雨安呸了一聲:“這次算你贏了,不過你少得意,下次我一定會找機會報復回來,你給本小姐等著!”

    陳飛宇自信地笑道:“能贏我的人或許存在,但并不包括你在內,所以你沒機會的。”

    看著陳飛宇近在咫尺的笑臉,萬雨安恨不得狠狠給陳飛宇一拳!

    周圍眾人聽著他倆“姐夫、小姨子”的叫著,心里一陣陣羨慕嫉妒恨。

    尤其是已經從傷勢中緩過來的狄陰,憤怒嫉妒之下,眼中仿佛能噴出火來!

    但很快,他內心深處就升起深深的無力感,剛剛陳飛宇表現出的強大實力,給他留下了強烈的心理陰影,只怕他終其一生都沒辦法戰勝陳飛宇,更別說是把萬冷雪從陳飛宇身邊搶回來了。

    突然,只聽紅鴻雪高聲道:“陳飛宇,想要成為萬幽門的乘龍快婿,可沒這么簡單。”

    一句話,再添波瀾!

    謝纖臉色微變,難道飛宇贏了還不夠?

    萬冷雪輕蹙秀眉,不滿地道:“紅叔叔,我喜歡誰,想嫁給誰,是冷雪的私事,好像跟你沒有關系吧?”

    紅鴻雪笑著道:“你喜歡誰當然是你的自由,但你同時也是萬幽門的千金小姐,以后更有可能執掌萬幽門,當然不能像尋常村婦那般想找誰就找誰?

    如果陳飛宇真的想跟你在一起,至少得經過你父親的同意才行。”

    陳飛宇淡淡地道:“我陳飛宇想做的事,從來不需要經過他人的允許。”

    眾人一片嘩然,陳飛宇竟敢連門主都藐視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