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旁,厲雨妃欣慰地看著,小臉紅撲撲地道:“霜霜好幸福啊!”
此情此景,她不禁回想起來,她結婚那一天。
那是她最幸福的一天。
也是在那一天,她嫁給了心愛的男人。
而如今,她的小姑子也收獲了屬于她的幸福!
她由衷為雨妃感到高興!
......
婚禮現場。
這次喜宴,是按照西式草坪婚禮布置的。
地點選在薄晏卿購置的別墅里。
別墅很大,光是草坪帶后花園,就足足有一千多平。
法式園林的設計,綠茵茵的草坪,設置了鮮花拱門,就連紅毯,都是鋪滿了鮮艷的玫瑰花瓣,觀禮的臺下,每一張座椅上,都被玫瑰花包圍著。
一眼望去,仿佛置身浪漫的花海一般。
而酒席臺,則按照自助形式呈現的。
香檳,美酒,牛排,奧龍,餐標是十分豪華的。
薄晏卿和秦霜趕到后,賓客們爭相合影。
一對新人,成了最忙碌的人。
婚禮上,還來了許多小朋友。
薄晏卿事先設置了一個兒童游玩區,有許多玩樂設施,小朋友們在玩樂區玩得很開心,而安保措施也做的很好,家長們也放心地將孩子們送到玩樂區,更有閑情逸致參觀新房。
這次婚禮,容家來的不多,倒是厲家的親朋好友數不勝數。
這次婚禮,薄晏卿和秦霜婉拒任何形式的彩禮,請帖發出去,講究的是自愿,他們歡迎任何愿意祝福他們婚禮的客人。
因此,光是觀禮的賓客,就足足有六百多號人。
薄晏卿站在賓客中間,挽著秦霜的手,時不時蹲下身,為她整理婚紗的裙擺。
彼時,穿著婚紗的秦霜,挽著薄晏卿的手,正在和賓客們合影。
秦世霖摟著厲雨妃站在一邊,由衷贊嘆:“囡囡今天很美。”
厲雨妃道:“是啊,都說新娘,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。她也不例外。”
說完,她輕輕握住了他的手:“世霖,霜霜已經得到她的幸福了,你一定為她開心。”
秦世霖“嗯”了一聲:“我比任何人都希望她能幸福。”
很快,婚禮正式開始了。
兩個人站在神父面前,在眾人的見證下,互相許下誓言,交換了戒指。
薄晏卿握著她纖細的手,將戒指徐徐套在她的無名指上,這一刻證明了,這個女人,正式成為了他的妻子!
薄晏卿抬眸,望向秦霜,一時間,心里有許多感慨。
秦霜望著他的眼睛,忍不住問:“你在想什么?”
薄晏卿道:“我在想,緣分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。”
他其實不止一次想象過,她身披白紗嫁給他的樣子。
如今真的實現了,心中實在有太多感觸了。
薄晏卿情不自禁地摟住了她,道:“霜霜,我好愛你。”
他伸出手,將她擁緊在懷里:“我發誓,我以后,一定好好愛你,讓你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。”
秦霜忍不住笑了:“我不信,我脾氣不好,要是結婚以后,我們吵架怎么辦?”
薄晏卿:“就算吵架,不管是誰的錯,一定是我先哄你。”
秦霜:“那你會變心嗎?”
薄晏卿不禁失笑:“我要是變心,我就吞一千根針,把我那顆變壞的心扎得千瘡百孔。”
秦霜被他逗笑了,忍不住踮起腳尖,輕吻在他唇畔:“薄晏卿,我信你,我信你能給我想要的幸福。我也發誓,此后心中只有你,對你忠貞不二,我們要永遠在一起,一起變成白發蒼蒼的老頭老太太。”
薄晏卿努了努嘴:“你這話說得一點也不浪漫。”
秦霜:“我是理科生,又不是文科生。”
薄晏卿失笑:“好,我的理科生。”
兩個人緊緊相擁。
這一刻,陽光灑在兩個人身上,竟是那么美。
厲雨妃忍不住拿起相機,對著薄晏卿和秦霜道:“新郎新娘,看這邊!”
薄晏卿和秦霜循聲望去。
厲雨妃立刻按下快門。
鏡頭中,兩人含笑望著鏡頭,身后是花海與陽光,以及無數祝福的賓客注目。
司儀放飛氣球。
無數色彩繽紛的氣球飛向天空。
“新婚快樂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