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體漆黑,但是上面卻有暗紅色的紋路,也被叫做丹紋。
能夠將丹藥煉制出丹紋來,說明這怪老道的煉丹術確實爐火純青。
可惜腦子不太正常,走的路子也太邪門了,不然光憑這一手煉丹術,即便到了這個時代也絕對是開宗立派的人物。
“魏老,你看。”
潘文柏驚喜地盯著丹藥看了半天,并沒有真的傻到立刻塞進嘴里,而是先遞到了魏老面前。
魏老從兜里掏出一個放大鏡,小心翼翼地湊近觀看,又拿在鼻子下面聞了聞。
林游看到這個畫面都有點想吐了,轉頭對楊梟道:“他們該不會不知道那丹藥是怎么煉制出來的吧?”
這怪老頭以人入藥,這丹藥里自然也有不少人民碎片。
魏老拿著聞了聞還順便舔了舔,好像完全不知道自己手里的東西是用什么制成的一樣。
不過這一路走來看了這么多尸體,他們也早就知道了怪老道的存在,總不會以為那些死去的人和殘肢斷臂都是怪老道特殊癖好。
“怎么會不知道呢,但你看他們在乎么?”楊梟幽幽道。
潘文柏為了討好怪老頭,這兩年的時間少說也送了二十個以上身患殘缺的人下來。
那些都是活生生的人,最后卻被做成了藥引。
若他真的在乎,從一開始他就不會這么干。
“應該是!”
魏老鑒別了許久,這時候終于拿定了主意,一臉狂喜:“恭喜小魏總,這應該就是那怪老道煉制的長生不老丹藥!”
潘文柏興奮地搓搓手,重新把丹藥拿回了手里:“意思就是說,那怪老道就是吃這個活到了今天?”
“很有可能!”魏老道:“怪老道之所以如此癲狂,變成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,究其原因是他太貪心了。明明已經練就了長生不老之術,卻偏偏要追求飛升成仙,所以才變成了這副模樣。小魏總可以放心,過后咱們只需要把這里的典籍全部帶走,按照怪老道的方式煉制這種丹藥,不僅可以長生不老,還能讓體魄異于常人!”
“好、好!”潘文柏激動得臉上的肥肉都在微微顫抖,一對眼珠子死死地盯著手里的丹藥:“什么飛升、什么神仙,不過都是自欺欺人罷了。一個弒殺的老道士,怎么可能成仙?我不求什么飛升,要是這丹藥真能讓人長生不老,那以后我潘文柏必然將在歷史上留下我的名字!”
興奮過后,潘文柏將丹藥收起來,然后又和魏老一起,把洞穴里但凡對他們有用的東西全都搜羅了起來。
最后,他的目光這才落到了楊梟等人身上。
只見他笑瞇瞇地走到楊梟跟前,瞇縫著眼道:“楊哥,不好意思剛才太激動了,差點把你給忘了。我能夠拿到這長生不老藥,你絕對是首屈一指的大功臣啊!你說說,我該怎么感謝你好呢?”
楊梟瞥了他一眼,甚至連怒罵的心思都沒有:“行了潘老板,都到這時候了,咱就別演戲了。在這不見天日的地方,也沒人給你發個奧斯卡。我替你說了吧,東西拿到了,現在該殺人滅口了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