另一邊,一道黑須飄飄,如魔神般的身影,正帶著無數披甲的獄島軍,與獄島關押的極惡之人廝殺。
但局勢是一面倒。
那尊魔神般的存在雖然強大,但頂不住眾多強者的圍攻,節節敗退,已經是強弩之末。
見到林凌,魔神般的存在放聲大笑:“臭小子,舍得回來了?”
林凌身影出現在半空中,散發恐怖的威壓:“老頭,你別逞強。”
一場大戰。
最終林凌將所有罪人鎮壓。
金黃色的大殿上,老頭看著陳芷若等人,笑瞇瞇道:“徒媳婦們,不叫一聲爺爺來聽聽?”
眾女都甜甜地叫了一聲爺爺。
這時,四道靚麗的身影出現在宮殿口。
四個堪稱絕美的女人,眼神復雜地看著林凌。
“楊雪兒。”
“公孫望梅。”
“蘇子月。”
“柳如煙。”
她們與陳芷若等人不同,在和林凌發生關系后,都沒和林凌見過面。
但這次見面,已經徹底被林凌的強大所征服。
林凌笑了笑:“好久不見。”
他走向陳芷若,露出一抹壞笑:“你是大老婆,以后可要替我管好后宮。”
她在自己最落魄的時候,鐵了心要嫁給自己。
理當是大老婆。
陳芷若白了他一眼,卻還是點了點頭。
林凌走到周初夏身前,眨了眨眼睛:“沒想到吧?”
“你太欠揍了,瞞我們這么久,害得我們多擔心。”周初夏氣沖沖踢了林凌一腳。
“那我就是三老婆咯?”龍伊雪打趣道:“沒想到我一直是個小丑,自以為的一切,在你面前不值一提。”
“這么美,怎么會是小丑?”林凌笑了笑,走向蔡洛水。
蔡洛水平靜地看著他:“美死你了。”
將女人們都安頓好后,林凌和老頭子散步在海邊。
老頭子笑道:“臭小子,不錯,不愧是我林柏楊的徒弟。”
“糟老頭。”林凌不屑地撇撇嘴:“都是你坑我的。”
“這能叫坑你?”老頭子氣憤不已:“翅膀硬了,想和老子打一架?”
兩人說話間,一道道恐怖的法則波動閃爍。
而林凌的實力,還隱隱壓了老頭一頭。
“你這老頭要是別瞎折騰,能把南山熬死。”林凌不在意地搖了搖頭:“別人都說壽比南山,可你活的肯定比南山還久。”
“到我們這層次,已經不用在意時間。”老頭子突然消失在原地,只留下放肆的大笑聲:“我去找你師娘們了,獄島交給你。”
林凌搖了搖頭,忍不住罵了一句:“這么快就忍不住跑去世俗界瀟灑了,真不是個東西。”
“不行,咱倆得換班,一人鎮守一年。”
晚上,周初夏神秘兮兮地拉著林凌,來到了一間宮殿中。
林凌定睛一看,才發現是自己當年,和九個女人發生關系的地方。
這時,一陣銀鈴般的笑聲響起。
藏在暗中的九個女人都走了出來。
“你們這是?”林凌有些呆在原地。
“沒錯,我們想重現那天晚上。”龍伊雪一臉霸氣:“你答應嗎?”
陳芷若拉著林凌的手:“你不答應也得答應。”
蔡洛水不懷好意地看著林凌:“我們覺得,既然你有我們九個老婆,那就該雨露均沾,每天晚上都要陪我們九個人一起睡覺。”
徐芊芊也是小心翼翼地點頭:“累死你!”
柳如煙淺淺一笑:“好懷念哥哥。”
林雪兒咬了咬紅唇:“我們準備了一張很大很大的床。”
公孫望梅潔白的腳丫踩在地板上,緩緩走向林凌:“我先來好嗎?”
蘇子月紅唇輕啟:“我先動手了!”
第二天,
林凌睜開惺忪的雙眼.
九位絕世美女正不著寸縷、呼吸均勻地睡在自己身旁。
他仿佛回到了幾年前。
他搖頭一笑。
怎么可能回到幾年前,重新經歷世俗界的趣事呢?
過去的,只能作為懷念。